首页原创好文正文

不要脸,梦洁深呼吸一口气

原创好文2019-07-26796

  晚上路九生日。

  路九的朋友不少,明殊到的时候,包厢里几乎都快满了,不过路九将明殊带去了隔壁房间。

  这里就全是办公室的人,可见路九是个细心的人。

  “奇怪,老大不是说出去接你了吗?”路九将明殊安排在一边,给她拿了饮料,这才奇怪的问了一句,“你先坐,我给老大打个电话,你们可能错过了。”

  明殊淡笑不语。

  她来的时候看到花涧了,不过她自己上来的,没办法,看到他就想气气他。

  这可能是病。

  但是朕不想治。

  “小桃羡,来吃零食。”旁边一个人将整盘零嘴都塞到明殊手里,获得明殊一个灿烂的笑容。

  对方突然脸红,火烧屁股似的坐到了另一边。

  这小姑娘笑起来,像是能勾人。

  有一就有二,明殊面前不过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堆了不少东西。

  “不要脸。”梦洁和其余人坐在另一边,此时嫉妒又愤怒的瞪着明殊。

  勾搭队长,现在还跟其他人这么热情暧昧,妖精都是这么的贱。

  “梦洁姐,别生气,不过是个小妖精,哪能和你比啊,你和她生气,就掉身份了。”旁边有人安慰。

  梦洁可能被吹捧得有了信心,冷笑一声,“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放心梦洁姐。”旁边的人比个OK的手势。

  “简莹也不知道怎么进外勤部的……”

  梦洁突然听到这么一句,刚刚好转的神情又阴沉下来,她千方百计想去外勤部,一直没得到同意,谁知道简莹悄无声息就过去了。

  “梦洁姐。”

  简莹穿着一身性感的吊带裙,从隔壁走了过来,旁边的人对视两眼,给她让了位置。

  “干什么?”梦洁没好气,“你现在可是外勤部的人,跟我们坐一块干什么?”

  简莹面露委屈,她到梦洁旁边,“梦洁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去外勤部呀。突然就接到通知……外勤部很危险,我更喜欢在办公室里。”

  梦洁姐听到简莹这么说,表情果然好一点,“当真?”

  “真的,我不敢骗梦洁姐。”

  简莹三两句就将这件事撇得干干净净,还落得一个无辜,不想去外勤部的形象。

  明殊坐在稍微后面一点的位置,光线几乎一点都没照在她身上,她毫无顾忌的吃着零食,看着简莹和梦洁那边。

  花涧和路九一起进来,一眼便看到有人在明殊献殷勤。

  本来就憋屈的心情更是郁闷,伸手就按下门边的开关,昏暗的光线消失,所有人被突来的光亮吓一跳,整个房间安静下来,目光唰唰的集中在开灯的花涧身上。

  花涧:“……”

  老子干了什么?!

  事情发生了,花涧只能维持人设,淡淡的问一句,“大家都到齐了?”

  路九也是愣在他旁边,听见花涧的问话,赶紧点头,“差不多都到了,知灵还没下课,等会儿才能过来。”

  花涧嗯一声,朝着明殊那边走过去,本来坐在明殊身边的人,见花涧过来,赶紧起身让位。

  路九:“……”开灯就为了问这么一句?

  路九见花涧没说话的意思,只能关掉灯,光线再次暗下来,“继续,大家继续啊,别客气,今天我请客,想吃什么想喝什么随便点。”

  房间还是有些静谧,直到花涧坐下,才慢慢热闹起来。

  花涧伸手从后面搂住明殊,手自然的放在她腰间,光线太暗,大家只能看到他们两个坐得很近,看不到花涧的动作。

  “你故意的?”

  “对呀,故意的。”明殊笑着回答,“怎么样,生气不?”

  生气?

  老子在下面等那么久,快气炸了好吗!

  冷静!

  稳住!老子能赢!

  花涧将她怀里压了压,低声道:“你爱玩,但是别太过分,我担心你的安全。”

  明殊哼笑一声,等会儿还有你更气的。

  朕就不信这个邪!

  花涧可能向来不喝酒,他和明殊坐在角落,期间竟然没一个人过来跟他喝酒,自然也没人敢找明殊说话。

  路九两边跑,气氛倒是融洽。

  安知灵晚了一个小时,她可能不太适应这样的环境,磨蹭到了明殊身边,坐得近了,自然看得到花涧的动作。

  她愣了一下,好在小姑娘没有大呼小叫,只是捂着嘴惊讶。

  “桃羡。”安知灵拽了拽明殊。

  明殊将花涧手拨开,倾身过去,“做什么?”

  安知灵又拽了拽她,八卦的问:“你和队长……什么关系?”

  “没关系。”

  “没……”没什么关系,你们都抱一起了,安知灵支支吾吾,“你们……那个……”

  明殊微笑,“他手贱。”

  花涧:“……”老子听不见吗?!

  骂谁手贱!

  你丫的才手贱,你全家都手贱!!

  “知灵,来来来,喝一杯。”

  旁边有人叫安知灵,后者慌乱的摇头,“我……我明天还要上课,不能喝酒。”

  “没事,是饮料。”

  安知灵这下没拒绝的理由,起身去了旁边。

  花涧将明殊捞回来,靠得极近,“你刚才说谁手贱?”

  “你呀,不然还是说我吗?我摸你了吗?”说的就是你,不服赶紧生气,让朕拉一波仇恨值先。

  花涧突然冷哼一声,“我看你是欠收拾。”

  明殊偏头,微光从她眸子里闪过,仿若黑夜里的幽灵,“你说什么?”

  花涧:“……”刚才说什么了吗?

  老子说话了吗?

  没有!

  他没说话!

  “我没说话。”花涧矢口否认,废话,那句话是他这个人设能说出来的吗?

  明殊挑眉,“那是我听错了?”

  “嗯。”花涧一本正经的点头。

  明殊:“……”可以呀小妖精!

  “队长。”梦洁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神情娇羞,目光全落在花涧身上,“我有话跟你说。”

  几乎是同时,房间的光彻底暗淡下来,只剩下屏幕上拼成心形的玫瑰,和轻柔适合告白的音乐声。

  大家伙也自发的安静下来,将目光投向主角。

  梦洁深呼吸一口气,稍稍抬头,花涧隐在黑暗中,只能看见轮廓的脸,“队长,我喜欢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