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好文正文

全球价值链,可能是中国人的“吃亏链”?

原创好文2019-10-078



点击上方置顶雨果网,不错过跨境电商大小事


在世界变得越来越平的今天,最重要的三大趋势:“全球价值链”、“电子商务”和“中小企业”的意义,你都明白吗?


除了和特朗普这样一个怪人打交道,中美贸易战还有没有其他解决途径?在世界变得越来越平的今天,最重要的三大趋势:“全球价值链”“电子商务”“中小企业”的意义,你都明白吗?组合在一起又意味着什么呢?中国企业家提出的解决方案又到底是什么呢?


◆◆


隔空对话李嘉图


◆◆


大卫·李嘉图是个英国经济学家,死了快200年了,比《国富论》的作者亚当·斯密才小50岁左右。要不是他在拿破仑滑铁卢战败前4天通过投资政府债券大赚了一笔,恐怕他后来也不可能创立了一项对今天的世界仍极其重要的理论——基于比较优势的自由贸易理论。


这个理论指出:如果每个国家专门生产自己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然后用各自的产品进行交换,贸易双方都会从这种交换中获得好处,各自的整体国民收入水平都会提高。


读到这里,你可能终于发现我为什么要讲这个英国人的故事了。是的,我想谈的是贸易战。今天发生在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的根本,是有人不相信李嘉图200年前的理论,即不相信自由贸易会给双方都带来好处。


也许有人会觉得李嘉图的理论太古老,不再适合今天的世界了。相信大家都听说过有这么一本书——《世界是平的》。让我们听听这本书的作者,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人托马斯·弗里德曼在15年前是怎么说的:“当李嘉图提出自己的理论时,只有商品是可贸易的。当时,美国和印度之间没有铺设海底光缆,因而无法支持服务贸易。我不愿看到任何美国人在同国外的竞争中丢掉饭碗,或因技术落后而失业。但我还是同意大多数经济学家的意见,李嘉图依然是正确的,如果我们不卡断国际供给链,不禁止离岸外包,多数美国人民的生活会更好。”


15年后,很不幸,弗里德曼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担心变成了现实。但是,他对世界正因跨境分工、信息技术和创新而变平的论断却每天都被验证着。而且,这15年间,跨境分工导致了价值链在全球范围内重新布局。信息技术发展出的移动化、智慧化持续改变着生产和贸易,电子商务得到大发展。创新驱动使得无论是在传统行业还是新兴行业,都有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脱颖而出。


也就是说,“世界是平的”这一趋势,在15年间又升级出来了三样新的东西:“全球价值链”、“电子商务”和“中小企业”。这三样东西将会帮助我们在今天再次验证李嘉图的“自由贸易互利互惠”理论。


◆◆


全球价值链有啥意思?


◆◆


简单说全球价值链,就是商品或服务的价值的跨境分布。比如说iPhone手机,它从设计到生产到物流到销售,各个环节分布在全球不同地区:设计在美国加州,生产在中国郑州,物流通过法兰克福,零售来到大不列颠。如果产品使用上出了问题,英国消费者的咨询电话会被转接到远在印度的Call Center——这叫全球产业链。而价值链是衡量这部手机在各国间流动过程中最后价值停留的情况。比如这部手机最终在英国的销售价格是4000元人民币,可能其中100元流向了售前售后的服务企业,100元流向了国际物流企业,1000元流向了代工制造企业,剩下的都流向了品牌所有企业。


可能你终于听明白了,全球价值链,不就是算账吗?那为什么要算这个账呢?


原因就是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受够了“贸易顺逆差”的算法。因为在上述国际分工的背景下,传统的贸易顺逆差算法已经不能准确描述在国际贸易中谁“吃了亏”,谁“占了便宜”。还举iPhone手机的例子,富士康的代工厂制造完毕后,10000部单价4000元的iPhone直接从郑州自贸区出口到了美国,从货物贸易金额看,美国接受了来自中国的4000万元人民币的贸易逆差,而为了生产这批手机,美国公司很可能并没向中国出口任何作为原料的货物商品,芯片有可能在东莞制造,屏幕有可能进口自韩国。但这4000万对美的贸易逆差背后,又有多少价值留在了中国呢?


这个锅中国决定不再继续背了。所以,早在2014年在北京举行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中国便倡导通过了《APEC促进全球价值链发展和合作战略蓝图》《全球价值链中的APEC贸易增加值核算战略框架》。当时商务部发言人范丹阳介绍说,2012年我国出口总值为22391.5亿美元,约为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7.2%。但若以增加值核算,2012年我国出口的国内增加值为14335.8亿美元,仅占当年GDP的17.4%左右。


而且据核算,在双边贸易中,我国对美国、韩国和日本每1000美元出口中增加值含量较低(2012年分别为585、587和599美元),而对印度、东盟和欧盟单位出口的增加值含量相对较高(2012年分别为695、661和631美元)。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杨翠红表示:“尽管中国企业已经成为诸多行业全球价值链的重要一环,但总的来看,中国企业对全球价值链的参与,更多的是对跨国公司价值链的参与与适应,因而较集中于全球价值链低端和低附加值的环节,即仍处于‘微笑曲线’的中部和底部。”


不仅是中国,发展中国家多数处于这样的处境:不仅吃了亏,事后还得背黑锅。


是“吃亏者联盟”,也是亚马逊蝴蝶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让我们回到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一书中提到的逻辑中。既然如今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平,而且在最近15年间“中小企业”、“电子商务”和“全球价值链”成为了世界变得更“平”的三大的趋势,那么有没有一种非政府主导的方式能够打破目前愈演愈烈的贸易保护主义,让跨境贸易回到本来就应该所在的双赢、多赢的轨道上来呢?


相信大家都知道蝴蝶效应,也都听说过混沌理论。混沌理论在市场经济中的应用有三个最重要的原则:


1、市场能量永远会遵循阻力最小的途径;


2、始终存在而通常不可见的根本结构,将决定阻力最小的途径;


3、这种始终存在而通常不可见的根本结构,可以被发现,并加以改变。


买卖双方获利是世界贸易市场上“阻力最小的途径”——就像李嘉图在200年前所说的一样,在跨境贸易这件事上,“始终存在而通常不可见的根本结构”是“跨境电商”,而发现和改变“根本结构”的人,很可能是15年来成长起来的,为数众多的“中小企业”,如果他们能联合起来组建“吃亏者联盟”的话。


2019年3月,中国电商界知名企业家王树彤在美国亚特兰大举行的2019年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ABAC)第一次会议上正式提出组建中小企业全球价值链联盟的倡议,引发各国代表热议——那只引起了美国德州龙卷风的亚马逊蝴蝶,已经轻轻扇动了自己的翅膀。


到了7月,就在刚刚结束的杭州APEC会议上,王树彤作为发起人,联合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主席理查德·冯·阿彭、泰国银行家协会秘书长克博萨、宏碁董事长兼CEO陈俊圣、墨西哥贸易投资和科技商会亚太委员会主席李子文等多位重量级工商界领袖,宣布中小企业全球价值链联盟正式启动。“这是一个开放的全球合作机制,一个汇聚中小企业所需资源的能量场,是全球中小企业的达沃斯。”王树彤表示。


而以色列技术转移事务所、中拉合作基金、太平洋盆地经济理事会以及工信部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等机构在启动仪式上的身影,也证明这个“中小企业全球价值链联盟”全球协同资源赋能中小企业的实力及影响力。


兰桂坊集团主席盛智文杭州APEC期间参观中小企业全球价值链联盟体验社区


作为这个联盟的发起人,王树彤先后在微软思科这样的大型跨国企业任职并担任高管,深谙跨国公司背后的门道,之后还担任过中国最早的电商网站卓越网的CEO,并于15年前创立了一家名叫敦煌网的B2B跨境电商企业运营至今。她可以说是全程亲历了中国电子商务行业的高速发展——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关于中小企业的全球价值链联盟首先由她发起。没有人比她更合适了。


现在,这个中小企业全球价值链联盟已经吸引了30余家跨境物流公司、近40家跨境金融服务公司、15家跨境市场营销公司、30个提供优惠政策的当地政府及产业园,以及超过100个全球范围内的商协会加入。


这只蝴蝶翅膀到底会不会掀起自由贸易的龙卷风,我们拭目以待。混沌理论的那句话是这么说的:这种始终存在而通常不可见的根本结构,可以被发现,并加以改变。


以上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雨果网立场!


把时间交给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