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艺术正文

“炒冷饭”之王的周星驰,凭什么还这么牛?

文学艺术2019-10-1623

“炒冷饭”之王

批评周星驰已经江郎才尽的风气不是最近才有的。1992年,由于香港电影票房排行榜前十名中有五部都是周星驰的作品。所以那年也被香港媒体称做“周星驰年”。


然而到了1993年,情况便直转而下了。当年席卷榜单的电影,是《侏罗纪公园》。 而周星驰那年交出的答卷,是《唐伯虎点秋香》。 虽然《唐伯虎点秋香》是当年的本土电影票房冠军;虽然电视台在二十年后的今天还在重播这部经典作品。


但对当时的行业和媒体来说,没能胜过外国片,就是他周星驰已经江郎才尽了。所以从那天开始,“江郎才尽”的名头就扣在了周星驰的头上,如影随形。周星驰的每部新片都是炒冷饭,每款预告都写满了江郎才尽。








可《长江七号》刷新了当年春节档票房纪录;《西游·降魔篇》打破了华语电影首日票房纪录、华语电影次周票房纪录等23项票房纪录,并以2.18亿美元打破华语的票房纪录;《美人鱼》让周星驰再度刷新了华语电影票房纪录,成为中国内地首部票房超过30亿元的电影。


这个本该江郎才尽的人,却依旧是市场的宠儿。可2019年的《新喜剧之王》,票房和口碑都不再亮眼了。仿佛那个被大众和媒体唱衰了几十年的星爷,终于垮了。 是的,周星驰最近三部导演/监制的片子:《美人鱼》、《西游伏妖》和《新喜剧之王》,票房分别是33亿、16亿和8亿。可以说是悬崖式的垂直下跌。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新喜剧之王》和以往星爷的作品一样,评论成标准的两极分化。爱的人能品出藏在喜剧后的悲剧,厌的人觉得这又是一部商业化的炒冷饭。


鲁迅先生曾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中说:“悲剧是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是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


陈佩斯也曾说过:“喜剧都有一个悲的内核。”


而周星驰的喜剧片,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其实每一部都在讲这些小人物的悲。《喜剧之王》,有能力的新人得不到演戏的机会,最终也只在社区完成了《雷雨》的演出;


《武状元苏乞儿》,不可一世的状元郎突变穷酸乞丐;


《九品芝麻官》里被人压的死死的小官吏,《食神》里的落魄厨子,《国产凌凌漆》的猪肉贩子,《长江七号》的农民工……




每一个角色单独拎出来看,都是极具悲情效果的。可在他“无厘头”的演绎下,每个角色又充满了戏剧效果。让人会下意识的无视掉悲剧的人设,只是跟着这些小人物苦中作乐。 所以周星驰的电影可以被人们翻来覆去地反复看还不会觉得枯燥乏味。笑到最后,观众也许就会发现周星驰演的根本不是喜剧,而是不折不扣的悲剧。


简单而直接的搞笑,巧妙的剧情转折,合适的人物冲突,精巧的动作设计,再配上“周氏幽默”独有的天马行空。周星驰的作品,无疑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新喜剧之王》也一样。


有人从镜头语言和背景配乐来分析说,如梦早就死了。所以往后所有都不合理都能解释的通,因为那只是如梦的一个梦;有人认为星爷早就不是以前那个星爷,粉丝的分析统统是过解读,其实星爷就是想拍烂片卖情怀圈钱。而这,其实正是“周氏幽默”的魔力所在。 觉得如梦死了那一方,说服不了觉得如梦没死的那一方;觉得如梦没死的那一方,也完全说服不了觉得如梦死了的那一方。每一方都觉得自己才是正义,每一方都觉得对方都是傻子。而能引起这样的讨论,其实就已经证明《新喜剧之王》不是失败之作了。因为至少有人能分析的头头是道。毕竟那些真正的烂片,观众就是想提炼出一些内涵,也做不到。


周星驰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我演的明明是一个悲剧,可他们都以为是喜剧。”


周星驰的重点在小人物身上,他总在强调小人物的努力、奋斗和拼尽全力。 如果说《喜剧之王》的重点在于那段:“喂,前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也不是了,天亮之后就会很美的”。




《新喜剧之王》的重点,应该就在于这段:“永远就是从现在到宇宙毁灭你都没有机会”“那宇宙毁灭之后呢?”“人类最大的灾难就是这种人,又不行又没有自知之明,还不死心,整天出来搞事情”。




星爷仿佛已经不想掩饰了,他不会不知道外界对他“炒冷饭”的评价。他也曾自嘲的说过“到了我这个年纪,每部新片都会被人说是江郎才尽。” 他明白自己的电影诱人之处就在于其不可复制性。可他还是“抄袭”了。“抄袭”了自己的经典之作,坐实了自己“炒冷饭”的恶名。就像二十年前他想要把《喜剧之王》拍成悲剧一样,二十年后,他可能也真的动过把《新喜剧之王》拍成悲剧的念头。但尹天仇在20年前的枪战中活了下来,如梦还是在车祸中醒了过来。


我们不明白星爷是否在借工作人员的口暗示我们《新喜剧之王》其实本来应该是个残忍的故事。我们也不明白是否这又是一个让我们脑补作者在想什么的阅读理解。可影视作品最妙的便是这点,拍出来之后的成片导演想表达什么,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每个人在看完之后,都能结合自己的经历,从而体味出不一样的东西。没什么是一定的,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就像“咸豆腐脑和甜豆腐脑谁才是正统”的争论,到现在也没有结果。




小众的狂欢

时至今日,周星驰的作品仿佛变成了小部分人的狂欢。他们认为圣人的书是给圣人看的,周星驰的作品,却是给凡人看的。他们热爱周星驰的作品,也恰巧能被周星驰的作品戳中心里最柔软的那块肉。所以他们并没有觉得星爷变了,觉得星爷还是那个星爷,那个喜欢把残酷的现实包裹进童话的外壳的星爷。


二十年了,星爷早就不是以前的那个周星星,我们也不是那个会对着“悲剧”只会傻笑的愣头青了。


时间能改变很多。十年前的朋友不一定还能是朋友,十年前的兴趣今天也不一定还在坚持,十年前喜欢吃的垃圾食品,今天也不一定还能接受。更何况《喜剧之王》和《新喜剧之王》之间,隔了整整二十年。 每个人的阅历都是不同的,每个人看见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 而他们也正是因为曾经爱过,才会觉得如今的“苟且”有点不堪入目。




时代早已不是那个时代,周星驰也不再是那个周星驰了。42岁的吉赛贝·托纳多雷拍出了《海上钢琴师》;46岁的贝纳尔多·贝托鲁奇能拍出《末代皇帝》;57岁的李安拍出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而57岁的周星驰,早已没有了从前的辉煌。


也许他不在乎辉煌,也许他不在乎观众怎么看,也许他看重票房更胜过观众,也许他只想拍属于周星驰自己的片子,也许他不想要再做旁人眼中的喜剧之王。我们也是时候抛开他曾经的光芒,来平和的对待他了。


不管他是否江郎才尽,但是他对于更多的观众来说,代表着一个时代不可磨灭的记忆。


也许周星驰作为星爷的光芒不会再回来,但我们还是希望有一天能看见周星驰真正想要绽放的光。哪怕那个光是少部分人才能看见的,那也是独属于他的光。而不是那个被大众推上神坛的“星爷”所散发出的光。


“一年一影帝,百年周星驰。”


他,值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