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艺术正文

济阳区孙耿街道中心幼儿园教师刘胜男:农村幼儿教育事业的拓荒者

文学艺术2019-09-094

你本可按部就班,却勇敢站出来选择承担。追寻更好教育的道路上泥泞艰险,委屈胆怯,往肚子里咽,擦擦汗,咬紧牙,拔脚再向前,孩子们笑了,你也笑了!教育情怀,冰心一片,简单却也不简单……






“让农村的孩子也能享受到‘城市化的教育’”,谁也不曾想到,孩提时一个懵懂的异想天开的想法,会成为一个人时刻萦绕心头的梦想和一生孜孜不倦的追求。这个人就是孙耿街道办事处中心幼儿园副园长、孙家幼儿园和西范幼儿园园长刘胜男。


那时的我就是现在的“你”

9岁那年,当时正读四年级的刘胜男有幸参加了市区一所学校组织的联谊活动,在市区学校的“大开眼界”,让她感受到城乡教育的巨大差距,也在那时她心中悄悄埋下一颗梦想的种子。她立志要成为一名教师,她要把最好的教育带回到自己的家乡,带给那些像她一样走不远但却渴望梦想的农村娃娃们。


2011年9月,经过了五年的幼教专业学习,22岁的刘胜男有幸考入孙耿镇中心幼儿园,成为了这块见证并记录着自己童年时光的亲切土地上的一名园丁。第一次踏进这所乡镇幼儿园时,园舍还是农村家庭一样的老房子,那时的幼儿园还未迁新址,软件就更不用提了,背投电视放着VCD的动画片,专业的幼儿教师,尤其是懂声乐、形体的专业幼儿教师很稀缺,孩子们课堂上学得是“1+1=2”这样的“生存技能”。有一次,一位家长找到她,责备老师“为什么孩子连10以内的加减法都没学会,邻居的孩子都已经倒背如流了。”作为班主任的她跟家长从四点半放学聊到六点,依然没有改变这位家长“认字多、会做题就是好园”的观念,试想谁会相信一个刚毕业的黄毛丫头讲的“大道理”。






农村幼儿园有了“城市化幼教”的影子

她知道要改变现状,自己必须快速地成长起来。为了让自己更专业,她不断地学习,每两周都要坐公交车去省图书馆还一批书,再借一批书,如饥似渴地在专业书籍中找寻自己想要的答案。业余时间她还报名参加了各种专业辅导班。她积极参与市县教育局组织的各类培训和讲课比赛,采用多媒体最新教育教学手段,在工作中大胆尝试、创新和实践。在班级管理中,她从入园到课堂,从园内到家庭,让德育渗透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时段,一点一滴帮助孩子养成良好读书习惯、学习习惯和行为习惯。在工作中也是抢着干,争着干,她说只有把自己放进熔炉才能打磨成高纯度的黄金。正是这份坚持让她有了沉甸甸的收获,她先后荣获县优质课比赛一等奖、市优质课三等奖、幼儿教师素质大赛声音单项和钢琴单项一等奖、县教师十项全能比赛一等奖、县“一师一优课”一等奖等一系列专业奖项,还有幸入选了县学前教研中心组游戏活动研究成员。


为了在软件上也能和市区园接轨,在园长的主持下,她和几个专业幼儿教师组成了一个的教研组,每天都会拿出时间来教研,组织公开课研讨,然后将理念


应用到第二天的教学中。她们从不放过每一次外出学习的机会,在听课参观之余,都会和讲课老师、随行同行打听询问她们幼儿园的经验做法,仔细详实地做笔记。她甚至请来自己在县城幼儿园从教的同学来送“课”。在新理念的指引下,这所农村幼儿园的课堂有了“城市化幼教”的影子,孩子们的课堂有了更多的笑声,更多的提问,更多的探索,更多的畅想,更多的思考,看着孩子们每天一点一滴的变化,每一个老师都无比自豪,心里满是欣慰,也更加坚定了她们自己当初的决定。2014年10月中心园被评为市一类幼儿园,2017年10月被评为省示范幼儿园。


在中心园这个大家庭里,她学到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这是她专业化成长道路上最宝贵的一段经历。有一年县里和市里都发出公告选调基层优秀教师,她一位被选调到市区学校的同学跑来劝她报名,因为符合条件的人很少,几乎报名就能走,可是她却毅然决然地选择留下。她说:“我报考师范就是为了回来的,你看那些渴望的眼神,我怎么可能抛下他们!”在她看来,农村幼教已经不单纯是一份工作,对她更是一个梦想,一项事业。


停办多年的公办园又重新招生了

乡镇幼儿园没有人愿来,偏远的乡村民族幼儿园更没有人愿意来。因为师资和管理等问题,该街道的大路幼儿园已经好几年没有学生,周边仅有一两个民办幼儿园。为了让中心幼儿园的优质教育资源能够更好的辐射农村,街道教育总支的领导开会研究,考虑派谁去把大路这个停办了好几年的幼儿园重新建起来,两周过去了,总支领导一个一个找人谈话,但却没人愿意领这份“苦”差事。看到这种情况,刘胜男老师主动请缨,陪同自己的恩师李梓萍,一个从中心园,一个从街道中学,共同来到这个杂草丛生只剩下空荡荡屋舍的破旧院子。她们师徒并肩作战,从“零”起步,锄草平土,接电布线,装修布置教室,购买添置玩教具,从“女神”变成了“女汉子”,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一份振兴农村幼教的沉重责任。


开园了,孩子们一个一个的到来,40多个人的幼儿园两个老师哪够。她们又开始招聘教师,做好与中心园的课程对接,为孩子们安排午饭和午休,加班加点忙着刚开园的一系列麻烦事,很多时候晚上七八点才到家,才一岁多的孩子为了找妈妈也养成了晚上不睡觉的习惯。她常对孩子说,等妈妈把这个园建起来,就把时间都留给你,然而她一次又一次食言了!


为“两个娃娃”的承诺与坚守

2018年11月,她又被调到孙家幼儿园。领导希望她能把中心幼儿园的办学成果复制过来,让这所仅剩两个孩子,面临关园的薄弱幼儿园重新踏上正轨。刚踏进孙家幼儿园的几天,看着凄凄凉凉的校园,脱皮的外墙,凌乱的玩具,空荡荡的教室,听到的是家长的不信任,甚至还有“谁来也干不下去”等等的讽刺话语,空对着两个孩子,一度让她无所适从,她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能干什么。面对重重压力,各种困难和问题接踵而来,没有学生就没有资金,招不到老师,甚至连间办公室都腾不出来。“放学时两个老师一人领着一个学生走出校门时的情景”成为当地老百姓很长一段时间的“热门话题”,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个园还能办下去。


“我们不能就这样放弃,就算两个孩子也要给他们最好的教育。”她与园里唯一留下来的金老师“互诉衷肠”,在微信上聊了一个通宵。因为对孩子、对教育的那份爱与执着,她们决定要干,还要大干一场。第二天,她向教育总支的领导翟书记汇报,翟书记非常感动,非常支持,第一时间拿出预算对幼儿园的教室进行整修,还为她们配备了投影仪、电脑等先进的教学设备。没有钱,她就自己设计墙绘,利用周末找来自己的老公帮忙刷墙、画墙,因为孩子太小,只能把婆婆和孩子一块带来加班。拖把、水桶等工具就自己从家里带来,她还从亲戚那里要来了免费的轮胎做成了文化墙。冬天零下十几度,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终于利用4个周末,把墙绘完成,手已经冻得生了疮。经过她的一番“折腾”,幼儿园内外变了样,变得整洁干净,变得“像一所幼儿园”。


硬件初步改善,还有软件需要提升。她每天下班后带着金老师一起学习一起教研,并鼓励她报名函授课程,指导她考教师资格证。她们不断丰富和完善着自己的优质特色幼教活动和课程,甚至立足当地农业特色开发了一系列适合孩子们的劳动实践类体验活动。为了让园里有市区幼儿园一样的活动课程,她甚至说服自己的同学从市区来这上课,从此这所农村园有了每周一次的时髦的“体智能课程”。更加专业化、科学化的幼儿课程让这所只有两个孩子的幼儿园成为当地的“网红”,再次变成了当地人口中的“谈资”。有一名家长后来对她说,“原来我们都等着看你啥时候干不下去,自己灰溜溜地走,现在我们真心希望你能留下来,能在这一直呆下去!”


也许是刘老师为两个孩子的坚守感动了大家,也许是幼儿园的崭新面貌让家长们对农村幼儿教育又燃起了新的希望。慢慢地,4个月的时间,幼儿园的孩子由2个变成了4个,由4个变成了8个,由8个变成了现在的47个。


向着更好的教育,继续奔跑

走向更好教育的道路上不是一路坦途,也永远没有终点。刘老师仍然在为自己的梦想不停地在做尝试、求索。后来,她又从孙家幼儿园再次被调到更偏远的西范幼儿园。她依然每天凌晨5点多伴着月色独自驾车行驶在熟悉的乡间小路上,并乐此不疲。如果成功的经验可以复制、粘贴,那祝愿她们用鼠标点击出一个个更好的更美的孩子们都拍手称赞的农村幼儿园。


有梦想并为之拼搏奋斗!在刘胜男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新一代乡村教师的使命担当和青春形象。希望所有的像刘老师这样的“最美教师”都能梦想成真,希望农村幼儿园新一代的“守望者”们能够给这群渴望梦想的娃娃们“打拼”出一个更好更广阔的未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