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艺术正文

邬焄媺两人说话间已经过了好几招

文学艺术2019-07-27147

  对付他们,她并没有用异能,不是她英雄主义,只是她实在经验还不到家,难得有人给她当对手,怎么可能错过呢。

  邬焄媺出手,暗焰自然不会后退,也不会手下留情。迎难而是必须的,不然对不起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

  邬焄媺是正宗的太极传人,对于对手,素来以势化势,以形化形,可以说遇强则强是邬焄媺的武功真谛,暗焰是个好对手,他的出手非常辣,邬焄媺回的也非常的从容。

  一旁三人对看一眼,他们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毕竟暗焰的对手只是一个女人,而且他们不得不承认,作为老江湖的他们,走眼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想到邬焄媺的武功竟然会这么高。

  “邬焄媺,你这么高的武功,昨天为何我对付我们。”老狗突然开口。

  邬焄媺扫了一眼老狗,淡淡道:“我是想对付你们,不过当时人太多了,而且你们有狙击手安排,一个不好,连累无辜。”

  “你竟然发现了大大和小小。”老狗的脸色都变了,他一直以为他的安排是天衣无缝的。

  “其实若是一般人的确发现不了,但是我不是一般人。”邬焄媺非常骄傲的抬抬头,手一点都放松。

  暗焰倒是佩服邬焄媺的身手:“身手不错,但是少了见血。”这的确是事实,邬焄媺也不得不承认暗焰的眼尖,不愧是黑道老大。

  “多谢,所以我才拿你当对手,不然我才不会和你打。”两人说话间已经过了好几招。

  “我暗焰从来不会小看一个人,包括小孩和女人,但是不得不说对你还是走眼了。”暗焰眼是佩服,这个女人太过多面,大概是因为她的多面所以迷惑了自己吧。

  邬焄媺呵呵一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人懒,平日有事情我家陛下会帮我解决的,所以懒进骨头了,都是我家陛下太宠我的缘故。”

  “那是因为你值得我宠。”谢忌梵推开门,缓步进来了,看邬焄媺打的痛快,身没有一点伤痕,他总算安心了,虽然邬焄媺一直强调她没事,但是他还是担心。

  “我说陛下,你也太快了,我还没打完了。”邬焄媺嘟嘴,手脚却不慢。

  暗焰自然也没因为谢忌梵的进来而放慢手脚,这个时候他快速做出判断,若是能够真正抓住邬焄媺,或许脱身还有望,不然他们真的要全军覆灭了,看谢忌梵轻松的样子,看邬焄媺更加快速的手脚,其实他知道自己的把握不大,但是他也要拼一拼,眼杀气凝聚,此刻他没有后退的地方。

  邬焄媺眼睛亮了,她跟谢忌梵打过,不过谢忌梵总是手下留情,让她至今都不知道谢忌梵到底有多厉害,其他人根本不值得她出手,如今有个暗焰这么不遗余力的跟自己打,她怎么会不开心。

  谢忌梵看邬焄媺没危险,他自然不会出手,邬焄媺需要成长,所以要找一些对手,而因为自己的缘故,邬焄媺出手的时候较少,如今有这机会,让她玩玩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