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时尚正文

藏紫砂都是老壶好,他却选择了年轻人……

生活时尚2019-10-066

事情是这样的:我一朋友,也是做文化产业的,开始和其他都市年轻的成功人士一样,习惯喝咖啡。大约两三年前,在我这知道了有“紫砂壶”这个东西,又一块喝了几泡茶后,忽然就转性了。要说紫砂壶的魅力还真是莫名其妙,这朋友就这么莫名其妙热上了。开始是一把壶在家里茶几上,在阳台的小茶桌上喝一喝,然后是两把、三把这样的边养边喝。短短三个月之后,开始邀请我去参观他家里刚改出来的茶室。茶室不算大,但有一个单独的木架,专门放紫砂壶的,当时已经有十来把了,而且其中两把已经养出包浆……这两三年,紫砂壶的市场由火热变为冷静,但拍卖行的价格却是一路直上。这朋友也断了咖啡,专门研究喝茶,研究紫砂壶投资,研究大师紫砂,研究老壶,想着也能捡漏收藏几把有潜力的大师作品,以后在拍卖会也来个一鸣惊人。


可是最近再聚时,他忽然说:现在收的最多的,是年轻人的作品!







我本来以为,他是不准备再做收藏,要回归喝茶本色上来。


可他话锋一转,说了他的看法:


紫砂壶老壶数量是一定的。毕竟老壶就是老壶,数量是固定的,甚至是越来越少的;现在的大师一般做壶数量也是越来越少……总之一句话,就是虽然知道他价值高,但收不到也没办法。


而最重要的是,最近又发现了一批年轻人,感觉他们会有很大的潜力,在考虑是不是现在就收藏他们的作品。”


我顿时乐了,也禁不住好奇:玩收藏就是藏名家,藏大师,怎么你不能抢不到老壶就玩极端收新壶,还是年轻新人的壶!


他二话不说,只是举了几个例子——



筋纹器:冯炼







【玉带菱花壶】冯炼作品



“筋纹器本身就是从花瓣、瓜果中出来的,主要讲对称性和动感,也就是鲜活感。冯炼的壶,尤其是自己设计的造型,就很鲜活!”



方器:贺杨







【方山提梁】 贺杨作品



“方器往往给人的感觉是刚硬大气,贺杨的方器却往往有小巧精致的秀气感,这在气度上就别具一格了。”



泥绘:施昌







【泥绘·江雪图】施昌作品



“泥绘的一个优势在于,它比刻绘更立体,色彩也更丰富。刚开始也是忽然被他的泥绘山水给惊艳到了,色彩丰富但不妖艳,同是山水题材却不流俗。尤其是现在越来越多的素色泥绘,看来他已经从‘艳丽’中走出来,追求更高级的‘质朴’,从他的年龄上来说,很难得!”



圆器:杨雅玫







【涅槃提梁】 杨雅玫设计制作作品



“开始并没太过在意,但后来发现她现在很多作品都是自己设计的造型,而且都自成气势。一般女孩子设计的壶都难免太过纤细婉约,但她的壶能既清秀又饱满,不错。而且从一开始就源源不断的灵感设计,未来不可预估。”



再诸如章杰的方器,方的比较包容;周莹的陶刻,从题材上就新颖有趣……等等。这些人有一个统一的特点,就是既传统又新颖,虽新颖但仍是以传统为基础,为灵魂。







【意莲提梁】 章杰作品



他的理由很充分:“现代年轻一代的制壶人,一般经历过高等学校教育,而且接触现代中外艺术,眼界比较开阔,思想也比较高远广阔。就跟做企业一样,现代做企业的很多,基本都大同小异,但你能不能做大,能不能独树一帜,跟视野大小和立意高下有很大的关系。”


“而且紫砂有自己独特的气质,它应该逐渐回归到自己的传统中去,不仅在创作方式上渐渐回归中国传统,在内涵上也应回归到中国的文化气质中,才可能有所突破。现代年轻人,尤其是近几年,对传统的东西表现的也尤其渴望和认同,这点融入到紫砂壶中,再加上他们的网络世界大格局,突破或许就在近十年。”








最后他总结:“不是大师的壶才意韵高远有收藏价值,而是立意高远、做工精致的壶才有收藏价值,这个人才能成为大师。之前的大师是这样来的,以后的大师也肯定是这样来的!”


我默默点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