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时尚正文

第一届缅甸葡萄酒博览会顺利举办

生活时尚2019-10-034

缅甸近两三年正式进口葡萄酒,吸引世界各地美酒试图打入这个新兴的市场。


在第一届缅甸葡萄酒博览会现场,接受记者访问的酒商及业界人士认为,随着缅甸近年对外开放,旅游业的蓬勃,在海外读书和工作的缅甸人回流,中产阶级的兴起,以及缅甸人既有的美食与饮酒文化,葡萄酒会越来越普及。






随着中产阶层兴起,葡萄酒在缅甸更加普及。


缅甸2011年对外开放后,旅游业增长迅速,2017年游客总数年比增加18%,达344万人次,预料至2021年的年增长率为6%。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估计,旅游业将在2030年为缅甸贡献141亿美元(约195亿新元),雇佣230万人。旅游业带动了酒店与餐饮业,不少海外商家看中当地新兴葡萄酒市场的潜力。


缅甸人等待已久


由新加坡公司Asia Expo Services主催的第一届缅甸葡萄酒博览会(Myanmar Wine Expo,简称“缅酒博会”),于9月26及27日在仰光美爵黄金帝国酒店举行。酒店营销总监卡罗(Carlo C. Cruz,36岁)说,过去两年缅甸由于罗兴亚难民问题,导致欧美游客减少一些,但由亚洲游客取代,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是首三大市场。






第一届缅甸葡萄酒博览会现场。


在仰光的庞大外国社群,如法国、美国、英国、菲律宾社群,有助于推广葡萄酒文化。从菲律宾到仰光打工的卡罗指出,在国外读书和工作的缅甸人纷纷回流,延续喝酒的习惯。酒店酒吧每晚都满座。他说:“在泼水节期间,人人被淋湿之外,很多人也醉倒。即使收入不高(月薪一两百美金)的缅甸人,也习惯喝酒,通过葡萄酒交友。”


仰光出生,在新加坡当牙医的缅酒博会大使马兰·吞(Marlan Tun,52岁)说:“缅甸人喜欢举行派对吃喝一番,每次我回家,派对邀约不断。我们已有3000年喝酒的习惯,比如米酒、甘蔗酿成的酒品,只是过去50年我们不对外开放。现在开放了,缅甸人等待已久。”


目前缅甸大型葡萄酒进口商约有20几家,资金充裕,规模不小于新加坡代理商,总数约四五十家。马兰·吞指出,提供葡萄酒的酒吧至少百家。嫁给法国人的她喜欢法国波尔多酒,在波尔多酿造自己的葡萄酒Saya,每年只产800瓶供自己和朋友享用,第一个年份是2014年。






缅甸葡萄酒Aythaya七成顾客是当地人。(黄向京摄影)


缅甸也酿造葡萄酒


缅甸也酿造葡萄酒。缅甸第一个葡萄酒庄Aythaya是德国商人Bert Morsbach于1998年从欧洲进口葡萄树,在仰光700公里外的茵莱湖,掸邦东芝坡上种植酿造。葡萄园位于1300米的海拔,石灰石土壤类似意大利托斯卡纳、法国南部,气候则类似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冬日晚上下降到五摄氏度,全年光照150天。Bert Morsbach花五年试验,怎样的葡萄品种适合在缅甸的气候种植,百种中只有五种能够存活,比较成功的是希拉、卡本内·苏维浓、白苏维浓等。


代理Aythaya,获得缅酒博会“年度最佳酒商奖”的Cellar Door(附属City Mart集团),总经理汤姆斯·貌(Thomas Maung,37岁)指出,本土葡萄酒七成是本地人喝,其余为游客,这两三年市场引进更多进口酒,对生意並没太大影响,年增长率超过10%。Aythaya去年卖掉约40到60万瓶酒,七成是希拉红酒,三成是白苏维浓,主要销向酒店、餐馆和零售店,尚未出口。随着酒庄规模扩大,今年目标是100万瓶酒。


缅甸另一家葡葡酒庄“红山酒庄”(Red Mountain Estate)是当地珠宝富商U Nay Win Tun产业,成立于2002年。酒庄聘请法国籍酿酒师Francois Raynal,从法国进口葡萄树,2007年开始酿酒。世界各地游客来到气候凉爽的茵莱湖,顺便探访或下榻缅甸这两家酒庄品尝美酒,使之成为热门景点。






缅甸葡萄酒Aythaya结合旅游,让游客面对位于掸邦东枝的葡萄园品尝美酒。(互联网)


中产阶级时髦生活


推广葡萄酒有功劳而获得缅酒博会“年度最佳酒界人物”奖的汤姆斯·貌指出,仰光每一周都有英语和缅甸语的品酒活动。他说:“饮喝葡萄酒成为年轻一代,尤其中产阶级的时髦生活选项。”他也是缅甸葡萄酒爱好者团体成员之一。


缅甸葡萄酒爱好者团体成立于2017年2月,面簿有3500人追随,每两个月办一场品酒活动,出席人数从最初的七人增至五六十名。发起人之一缅甸人Nyi Nyi Bo(36岁)说,活动由会员带酒,互相分享,除了酒商、酒店及餐馆业者,有两成是对葡萄酒感兴趣的业外人士。他自2003年在新加坡修读旅店管理学,曾在意大利餐馆担任助理侍酒师,考获WSET第二级文凭,2015年回家乡仰光,希望分享在海外所学。


年轻人热衷学习


更多缅甸年轻人投身葡萄酒行业。为缅酒博会主办“缅甸最佳侍酒师比赛”、新加坡侍酒师协会主席卢家伟(Gerald Lu,34岁)观察到,参赛的13名侍酒师富有热情,缅甸侍酒师行业尚在起步线上,需要更多国际同行的支持以及更多的时间成长。他说:“缅甸侍酒师需要探访世界知名的酒产区,接触更多顶尖的酒款。目前他们接触到的是三四十元的酒款。”


意大利侍酒师、Cellar Door经理加文·戴维斯(Gavin Davis)也指出,目前缅甸的“年青侍酒师协会”共有20名成员负责推广品酒文化,但是目前酒店与餐馆聘用侍酒师的,仍属于少数。他说,现下手机普及,以及中产阶级的兴起,刺激葡萄酒业,而通过缅甸美食推广美酒,效果更好。


记者在缅酒博会现场也看到缅甸未来的年青餐饮团队热衷于求知,比如培训未来专业餐饮人员的Star Academy约30名学生出席酒博会。对于喝惯传统蜜糖酒、黄梨酒等果酒的学员来说,葡萄酒是新口味,需学习。


酒商竞相进入缅甸市场


这几年来,各地酒商竞相进入缅甸的新兴市场。酒商先行者The Warehouse早在2013年进入缅甸市场,经理尼古拉斯·赫恩(Nicholas Hearn,51岁)见证缅甸政府从非正式到正式颁发进口酒执照,觉得市场最大挑战在于政府政策经常变动,进两步后退一步。此外,缅甸酒市场以当地啤酒(每瓶1.40元,下同)和威士忌(每瓶2.70元)为主,每杯5.50到8.30元或每瓶14元的葡萄酒要推广开来並不容易。


赫恩指出,目前葡葡酒市场六成由旅居仰光的外国人消费,其余为有经济能力的当地人,只有极少数当官的、军队高层和各国驻缅甸大使具备高消费能力。尽管如此,已进入越南、柬埔寨等的他说,缅甸市场每年以双位数稳定增长。


德国丽丝玲Dr Loosen过去30年已销往80个国家,已进军东南亚市场,现在来到缅甸。亚洲区业务经理丁于珊说,产自Mosel地区的丽丝玲酒精8.5%,充满青苹果及柑橘柠檬味,具备良好的酸度和甜度,很适合缅甸的气候饮用。


意大利Frank Haas品牌Alto Alize葡萄酒来自欧洲海拔最高的葡萄园,将其知名的黑皮诺红酒带来缅甸市场。会说点缅甸话的亚太平洋区品牌经理马特(Matthew C McFetridge,29岁)说,13年前酒品几乎只供国内消费,现在已出口到海外30个市场,缅甸是其一,市场增长很快。


澳大利亚“首彩”精品酒庄(Handpicked Wine) 东南亚营销经理李淑娜说,缅甸人好奇心重,求知欲强,人们口感也从酒体重的葡萄酒转向轻盈酒体,这是进场的好时机。外销至16个国家,进军所有东南亚市场(老挝除外)的出口经理詹姆士·亨特(James Hunt)指出,根据市调,目前缅甸人喝葡萄酒只占整个酒市场的0.2%,预测将有更多优质澳洲酒进入巿场。






许多缅甸年轻人投身葡萄酒行业。


新加坡参展酒商占三分一


西班牙Gonzalez Byass亚太平洋区营销总监Xavier Vicente引用喜剧演员米尔顿·伯利的名言“如果机会不来敲门,那就为自己开一扇门”,认为博览会带来更多的合作机会。


旗下有Penfolds、Wolf Blass等品牌的澳大利亚富邑葡萄酒集团(Treasury Wine Estates) ,去年开始以Kingswood区域公司,和当地世纪饮料商合作,並派驻新加坡人洪赐海(31岁)负责开发缅甸市场。


不少业者反映,缅酒博会反应热烈,不仅建立联系,也有订单。进入新加坡市场20年的酒柜Vintec,其亚洲区高级业务发展经理奥利弗(Oliver Negron)已收到订单,指出东南亚市场(老挝除外)每年以双位数增长。


新加坡参展酒商占三分一。成立21年的Crystal Wines进军的第一个东南亚市场就是缅甸,旗下有40个牌子,公司董事经理陈伟立(45岁)说,通过散卖和代理权开发市场。从新加坡运往缅甸的酒一星期可以抵达。他指出,10年前的缅甸贫富差距大,现在中产阶层已崛起,加上海外缅甸人回流,有这方面的生活娱乐需求。而且新加坡和缅甸政府关系良好,有多一层保护作用,更有安全感。


明年办第二届缅酒博会


1995年在新加坡成立的Asia Wine Network花两年半做市调才决定进入缅甸市场。负责人Roderic Proniewski说,为配搭缅甸的美食,该公司特地挑选清爽的白酒和带果味、中等酒体的红酒约四五十款。他对这个市场有信心,但挑战在于:申请执照过程缓慢,繁文缛节是致命伤。


新加坡公司Asia Expo Services花一年半筹备缅酒博会。创办人李尚德(Shawn Lee)将在明年5月21及22日筹备第二届缅酒博会。他已和西班牙参展商签署合同,预计明年酒博会的规模将比今年大三倍。


来源 : 联合早报 作者 : 黄向京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