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时尚正文

张小花就站在华锦的房间里张小花就站在华锦的房间里

生活时尚2019-07-28653

  “明日回复那个少东家,晚上在清远楼见面!”好一会儿的时间,李友德才跟这掌柜的说。

  掌柜的听了马上点头哈腰的答应了,也没有其他事就转身离开,倒是让一旁听着的黑影有些懵,李友德这样的身份也会因为一万两银子折腰吗?

  其实这是犯了一个小老百姓经常会犯的错误,或者说是因为总是见到华锦赚银子那样随意的样子,便觉得这些当官的都是有钱人,实际上不是,有钱人家怎么可能送自己的儿子进宫当太监呢!

  正是因为是穷苦出身,加上成了太监,没有了未来,这些人才对金钱和权力越发的追逐,一万两银子对李友德来说,不是没有见过,但是白捡一样落入自己口袋这种事情,他还是不会错过的。

  李友德见到掌柜的已经走了,又在这宅子里多待了一会儿,然后才离开,这黑影则是匆匆将消息送入郡主府。

  于是,在空间里面带着毛团子爬山的华锦,一只手拽着毛团子的耳朵,另一只手牵着孙悟空的手,晃晃荡荡的偶尔看到路上的野花就采下一朵来,一不小心一脚踢在地上,对着那漏出来的矿石看上几眼,发现分辨不出什么时候便随手扔开。

  这空间里面自从上次升级之后空间就已经很大了,这山峦叠嶂的,华锦一开始也不觉得如何,现在倒是已经有了概念,怕是这几座山大概都是很珍贵的矿石所构成的,更何况还有一些她完全不认识的植物。

  还好华锦虽然有探究精神,但是也不会为了这种精神牺牲自己的安全之类的,至于那些不认识的植物,华锦也完全没兴趣,她到现在也照样分不清韭菜和小麦好不好,就她这样的,分不清难道不是常态吗?

  华锦一个人手里面牵着俩,后面还跟着一群凑热闹的,便在这山峦上攀登,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外面叫自己的声音“郡主……”

  这空间是能够被华锦控制的,若是愿意就能听到外面的声音,看到外面的画面,若是不愿意,自然就是不能的,华锦一般清醒的时候还是会至少看到外面的画面,避免外面有人找自己,自己却听不到。

  睡着的时候自然是完全静音状态,空间和外面是有时间差的,虽然华锦算着时间差大的吓人,但是总是有的,基本上外面的人要找自己,是绝对不会耽误事儿的。

  张小花就站在华锦的房间里,一声声的叫着郡主,后面跟着的人就是刚刚跟踪了木材铺掌柜的黑衣人,正低头站在张小花身后,华锦正登山登到一半,听到外面叫自己的声音,挥手披了一件衣服就出来了。

  “什么事?”白色的衣袂飘飘,华锦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窗外的清风吹拂,吹动华锦身上的衣襟,一头乌发随风飘舞。

  这样的美人美景并不引得多少注意,张小花依旧的表情淡淡,身后的影子则是一直低着头,两人一起给华锦行礼“见过郡主!”

  华锦点点头,手里面剥一个柚子“嗯,说吧,什么事?”

  “三十七号刚刚跟踪了对面木材铺子的掌柜的!”张小花说完之后就落后一步,让身后的人跟华锦说明。

  华锦知道是这件事,也认真起来“他见的人不是钱景?”

  这个三十七号才走了两步,正要说这件事呢,就听到华锦自己说了,不免有些惊讶的抬头“郡主怎么知道?”

  抬头的瞬间见到华锦,眼睛里都是惊艳,急忙又低着头“他见得的确不是钱景,而是李友德?”

  华锦没有忽略这个小男生的惊艳神色,说实话,现在的她可以说是没有任何装扮的天然状态,素颜,不过随意披着衣服,这少年之前定然也是见过她本人的,怎么还这样惊艳?

  她却不知道,她坐的位置正好背后就是床,虽说十五已经过去了,但是外面的月亮还是很圆的,一泄银色的月光就氤氲在华锦的身后,正是这样纯粹素颜的状态才真真正正的是清水芙蓉,反而越发让人惊艳。

  好在她手下这些人从来都知道自己的身份如何,所以很快收敛了心思,华锦也不甚在意,何况她这也不算衣衫不整,别人看了以后觉得她美,难道还值得生气吗,应该觉得高兴吧!

  “看你表情就知道了啊!”华锦听到事情不是之前计划的那样,也不是十分意外的样子“李友德?”

  “就是司礼监那个特别喜欢装男人的老太监?要是他就有意思了!”华锦有趣的眯着眼睛“继续说,今日都听了什么?”

  三十七号将自己刚刚听到的都告诉了华锦,知道明日李友德就要跟自己见面,华锦笑着点头“虽然准备的时候出现了一点意外,但万幸的是,最终的结果还是在计划内的!”

  “只是这李友德……”其实李友德这个人真的要比钱景复杂,打交道的时候就更要注意。

  反而是华锦不太在意,因为李友德这个人,她见过,而且,还不算陌生,正像是刚才她自己做出的评价那样,李友德在华锦看来就是个喜欢装男人的家伙,明明都已经是太监了,偏还喜欢贴着假的胡须,故意压低了声音装男人。

  说实话,华锦装男人都比李友德强多了,关键是,就算李友德真的很爱干净,甚至还买了容色的香水来用,但是太监身上那种骚味却是遮不住的,岂不是掩耳盗铃。

  至于这个人心机多重之类的,华锦更不在意了,有人觉得心思简单的人好对付,但是说实话,就是那种没有脑子,做事儿冲动的,反而基本上让人摸不着脉络,而这种所谓有心机的,则是反而有脉络可以把握。

  所以华锦说过啊,简单粗暴有时候真的很难对付,是很好的方法,越是谋算的多,反而又破绽的。

  “没有关系,明日白天我会还在铺子里帮忙,晚上与李友德见面,这期间你们倒是可以稍微收集一下这位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事情,最好打探出来他是哪里人,又是什么出身和经历之类的。”华锦说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