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情感专区正文

美国富豪爱泼斯坦监狱自杀,他的政商朋友圈松了一口气?

情感专区2019-08-1233

纽约长老会医院,一具据信是爱泼斯坦的尸体被装进了法医车里。图据《纽约时报》


美国当地时间周六(10日)早晨,美国富豪爱泼斯坦,被发现在曼哈顿下城监狱中上吊自杀身亡。然而,尽管美国联邦监狱官方称爱泼斯坦“明显死于自杀”,但他的死仍引发了无数猜疑:“爱泼斯坦真的是自杀吗?”。


不少美国媒体爆料称,在爱泼斯坦死亡当晚,监狱中狱警人手不足,且在连续加班,导致未按规定对其进行查看。不仅如此,原本和爱泼斯坦安排在同一牢房的囚犯早前也被转移。还有知情人士透露,爱泼斯坦死亡的几周前曾告诉狱警和狱友,他担心有人想要杀死他等等细节巧合,更让爱泼斯坦之死充满了悬疑。


然而,在这些阴谋论喧嚣的背后,人们更希望知晓的是,爱泼斯坦的死带走了多少秘密?这一地鸡毛又将如何收拾?


自杀疑点重重 “阴谋论”甚嚣尘上


作为亿万富翁,爱泼斯坦的朋友圈不乏政商两界权贵名流。正因如此,他的性侵案件,也将他的精英朋友圈卷入了这场风暴之中。


而在爱泼斯坦身亡前不到24小时,法庭刚刚解封了爱泼斯坦及其几名同伙被控性虐待的2000余页详细文件。据CNN新闻8月10日报道,在这份公开文件中,现年36岁的罗伯茨·朱弗雷指控爱泼斯坦和其朋友将当时14岁的自己送去与多名政商界权贵人士发生性关系,其中包括新墨西哥州前州长Bill Richardson、前参议员George Mitchell、凯悦酒店执行主席Tom Pritzker、已故麻省理工学院教授Marvin Minsky、基金经理Glenn Dubin。


这份文件的公开,将爱泼斯坦及其核心集团成员的罪行曝光,并详细描述了爱泼斯坦开展的国际性交易活动的范围、规模和复杂性。美国媒体曾在报道中指出,对爱泼斯坦案件的彻底调查,恐怕将不得不揭露出上流社会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爱泼斯坦死因引发质疑。图据《每日野兽》杂志


由此,在其自杀消息传出的几小时后,“他是如何能在戒备森严的狱中自杀?”“他真的是自杀吗?”诸如此类的疑问开始出现在媒体报道和社交网络之中。


包括美联社在内的多家媒体在报道中透露,一位熟悉曼哈顿监狱系统的消息人士表示,在爱泼斯坦生前的最后一晚,监狱中人手非常短缺,负责监管他的其中一名狱警已是连续第五天加班,而另一名警卫当天也被强制加班。《纽约时报》援引另一位匿名人士的消息指出,狱警当晚并没有按规定对爱泼斯坦进行强制性的、每30分钟一次的检查。


而另一个巧合是,8月9日晚,爱泼斯坦刚好独自一人在牢房中,而本与他同一间牢房的狱友因“未知原因”被转移了。


8月10日一早,联邦监狱局称,爱泼斯坦在牢房里没有反应,随后被宣布已经死亡。监狱方面确认,他是在9日晚上吊自杀身亡。


值得注意的是,7月23日,在保释请求被拒绝一周后,爱泼斯坦被发现在狱中昏迷不醒,脖子上有勒痕,随后他曾被短暂地置于自杀监控之下。然而在仅仅6天后,7月29日,爱泼斯坦便从自杀监视名单中被删除,并允许返回特别住房单(SHU)。


据BBC新闻8月12日报道,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这一系列细节的曝光更让人们产生了“爱泼斯坦之死不简单”,是有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进行谋杀的阴谋之说,并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猜测。


而这种质疑并不局限于广大网友。前司法部助理副部长哈里·里特曼在《华盛顿邮报》专栏中抨击了监狱的做法,他写道:“将他(爱泼斯坦)从监视名单中移除,似乎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必须彻底调查”。他还质疑为什么爱泼斯坦能获得自杀所需的工具。


纽约市长白思豪也出面表示,必须对此进行全面调查,美国司法部长巴尔称,这一消息令他感到震惊,随后立即宣布对爱泼斯坦之死展开调查。


然而,在司法部的调查结果出炉前,没有人知道答案。但这场众说纷纭的阴谋论背后,爱泼斯坦之死是否会彻底终结这场性丑闻,似乎才是人们关心的重点。


爱泼斯坦死后 这一地鸡毛将如何收拾?


据NBC新闻报道,爱泼斯坦死了,针对他本人的刑事审判将就此结束。但关于他从事性交易和构建“庞大未成年少女性交易网络”的刑事调查却没有就此终结。根据检方的说法以及目前调查的进展,围绕这一案件将展开两个方向的行动,一是起诉协助爱泼斯坦从事犯罪活动的人,二是调查他神秘的财务状况。


8月10日,爱泼斯坦自杀身亡的消息传出后,负责爱泼斯坦案件调查的联邦检察官伯曼就表示,对起诉书中所指控行为的调查仍在进行中,其中包括一项共谋罪名。


对此,曼哈顿前联邦检察官、现任哥伦比亚大学刑法教授的丹尼尔·里奇曼说,这意味着尽管爱泼斯坦已经去世,但政府已锁定了其他目标。联邦检察官和联邦调查局(FBI)将把注意力转向爱泼斯坦的协助者们,也就是爱泼斯坦性交易团伙的核心成员,他们帮助招募、培训并强迫受害者们来迎合爱泼斯坦的需求。


纽约南区法院在今年7月就曾表示,至少还有另外三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在起诉书中被确认为“雇员1、2和3”——帮助爱泼斯坦管理他的跨州性交易团伙。鉴于该计划的范围和复杂性,以及受害者的数量,随着案件审理的进展,预计会有更多的人被列为被告。


目前,其中一个可能的目标人物便是被解禁法庭文件曝光的英国社交名媛基斯兰·马克斯韦尔。现年57岁的基斯兰·马克斯韦尔是媒体大亨罗伯特·马克斯韦尔最小的孩子,她于1992年开始与爱泼斯坦约会。据多名受害者的证词显示,她积极参与招募年轻女性与爱泼斯坦发生性关系,负责安排女孩来到爱泼斯坦的住处,并保留了她们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基斯兰·马克斯韦尔已经在与联邦当局合作。


另一方面,代表部分受害者的律师丽莎·布鲁姆表示,律师们将继续为受害者们伸张正义。虽然不可能对死者提起刑事诉讼,但民事诉讼可以获得金钱赔偿,这样受害者“就能得到充分和公平的赔偿”。“我们将立即着手进行这项工作,为这些受害者讨回公道。我们不会放弃,即便他已经死去,也无法逃避正义,”布鲁姆说道。


2005年,爱泼斯坦和马克斯韦尔在曼哈顿参加一个活动。


目前,检方并未透露会有哪些相关人士将被起诉,但除了可能针对其他人的性交易共谋指控外,政府或将试图没收其名下可出售资产,用来补偿原告。


前联邦检察官、曾负责纽约南区洗钱和资产没收部门的莎伦·莱文说,检方可能将以这些财产被用来为其犯罪提供便利为由,对爱泼斯坦名下的财产提起民事没收诉讼,其中包括其位于纽约上东区价值5600万美元的豪宅。


爱泼斯坦财务状况或将成为调查焦点


另一方面,检察官还可能寻求指控爱泼斯坦协助和教唆洗钱。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爱泼斯坦去世之前,FBI调查人员和检察官已开始从银行和其他机构收集证据,这表明对爱泼斯坦的调查范围已扩大到他神秘的财务状况。


曾有高达数千万美元的资金流向杰弗里·爱泼斯坦的数十个银行账户、空壳公司,有时还会流向与其的权贵朋友有关联的慈善机构。


那么,这些钱都到哪里去了?是干什么用的?到底是谁给他的,最后又落入了谁的口袋?


《纽约时报》称,最近几周,一众律师、银行家和会计一直在努力解开这些谜团,而他们的调查并不会因爱泼斯坦之死结束。这些问题的答案也将解答爱泼斯坦是如何长期从事性交易活动的,他是否得到了其他人的帮助,以及受害者们能否从他的遗产中获得赔偿。


对了解爱泼斯坦财产调查情况的人士的采访,以及多个国家的法律和财务文件显示,爱泼斯坦名下的离岸公司和基金会曾有异常的数千万美元流入。


据悉,最近几周,曾与爱泼斯坦合作多年的德意志银行和摩根大通银行一直在仔细审查他们的记录,试图弄清楚爱泼斯坦的银行账户究竟有何用途。


两家银行的几位前雇员透露,在爱泼斯坦的账户被关闭前的几年,两家银行的合规性监察人员和其他员工都曾敦促高管们停止为爱泼斯坦服务,理由是与他合作会带来法律和声誉风险。然而,两家银行的经理和高管都拒绝了这一建议,继续与这位大客户合作。


两名知情人士向《纽约时报》透露,在2013年至2019年6月期间,爱泼斯坦一直是德意志银行的客户,如今,该行一直在向联邦检察官和其他调查部门移交逐笔交易的数据。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爱泼斯坦似乎在利用自己的账户从事性交易和其他可能的非法活动。


多年来,服装集团L Brands的首席执行官维克斯纳(右)将自己的财务托付给了爱泼斯坦。图据美联社


但围绕爱泼斯坦最棘手的财务谜团,无疑当属爱泼斯坦与服装集团L Brands老板维克斯纳之间的金钱关系。多年来,维克斯纳都将自己的财务托付给了爱泼斯坦打理。在近16年的时间里,维克斯纳授权爱泼斯坦全权操控自己的财务,有权代表他签署支票、借钱、买卖房地产和雇佣员工。


维克斯纳曾表示,自己在2007年底与爱泼斯坦断绝了关系。上周,在写给家族基金会的一封信中,81岁的维克斯纳还指责爱泼斯坦挪用了巨额资金。


知情人士称,爱泼斯坦曾为维克斯纳创建了一个复杂的投资工具网络,然后收取高额费用,或取出供他个人使用的资金。税务记录显示,曾有数百万美元从维克斯纳名下的慈善机构转移到了爱泼斯坦控制的慈善机构。


维克斯纳说,2007年他和爱泼斯坦断交时发现丢了钱。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位亿万富翁从未与当时正在调查爱泼斯坦性犯罪的当局联系。相反地,维克斯纳的律师制定了一项计划,让爱泼斯坦的基金会和企业偿还了部分被挪用的资金。据悉,爱泼斯坦向韦克斯纳返还了约1亿美元。


然而,据《纽约时报》查阅到的慈善记录和其他财务文件显示,2011年,也就是在维克斯纳宣布与爱泼斯坦断绝关系的四年后,他的慈善基金会从一个与爱泼斯坦有关的信托机构获得了5600万美元的捐款。据法国《世界报》泄露的一份财务记录显示,这个名为Community Interest的信托基金属于爱泼斯坦控制的一个瑞士银行账户。


波士顿大学法学院教授马多夫指出,两家基金会之间的资金流动、私人和慈善基金的明显混用,以及利用一个基金会来解决挪用公款的指控,似乎都存在问题。


除了慈善基金外,据美属维尔京群岛圣托马斯提交的文件显示,在2000年6月至2001年6月,也正是爱泼斯坦担任维克斯纳的财务顾问期间,他在美属维尔京群岛注册成立的一家小型金融咨询公司账户中突然出现了8800万美元。对于一家小型离岸公司来说,这是一笔非同寻常的金额。


文件显示,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些资金周期性地被撤出公司账户。至于8800万美元从何而来,又去了哪里,目前还没有公开的线索。在2005年之后,爱泼斯坦离岸公司的银行账户在任何时候都没有超过70万美元。


如今,L Brands已聘请了知名律师事务所调查爱泼斯坦在该公司扮演的角色。而《纽约时报》透露,爱泼斯坦的两名长期律师戴伦·因代科和杰弗里·尚茨曾参与到其纽约和维尔京群岛的信托基金和其他公司事务中。据悉,因代科和尚茨最近都聘请了刑事辩护律师,这表示,律师们正准备接受政府对爱泼斯坦公司的审查。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 编译报道


编辑 张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