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情感专区正文

运河边的孩子带你寻找失落的杭州童年

情感专区2019-11-0955


看了两遍《郊区的鸟》,资深电影记者为什么这么爱这部电影

运河边的孩子带你寻找失落的杭州童年

本报记者 陆芳

仇晟


电影海报


从去年到今年,杭州出了三个才华横溢的年轻导演——仇晟、顾晓刚和祝新,三人的长片处女作都入围了海内外不少电影节。大家称他们为“杭州新浪潮三子”。


上周开幕的浙江国际青年电影周,也邀来了其中两部——《郊区的鸟》和《春江水暖》,进行放映。


杭州年轻导演的作品,怎么样?


仇晟说,他们三人来自不同的“水”边,他在运河边上长大,顾晓刚是富春江畔,而祝新则是西湖的孩子。


如果说《春江水暖》讲的是城市变化带来的家庭关系的变化,《郊区的鸟》讲的则是城市的改变中个体的成长,两部电影的背景都是当下的杭州。


仇晟说,自己在杭州长大,在外面读书后再回到杭州,发现这个城市熟悉又陌生,拍《郊区的鸟》也是探索这个城市的一个过程。


当下,和中国任何一个城市一样,杭州也在发生巨变,两位年轻人敏锐地觉察到了,用电影的方式艺术地表现了出来,对杭州来说,实乃幸事。


第一次看《郊区的鸟》,是在去年的澳门电影节上。


当时,我就很喜欢。这是一部有点神秘感的电影,两个时空时而交叉、时而平行,很多细节在两个时空里相互呼应,充满趣味。这部电影就像一个谜语,猜得到,又猜不到,令人回味。


11月1日晚,我第二次看,没那么感性了,倒是理性地发现了电影剧本的精心,以及更深层次的内涵。


《郊区的鸟》最独特的地方,就在于它的叙事,两个时空的故事讲得清晰流畅,在某个节点,也会有趣地相遇。片中还有不少充满隐喻的梦境和超现实场景。


非传统叙事、多时空交错,不少导演都尝试过,诺兰也是。这种叙事方法增加了电影的丰富性,但搞不好也会成为观影障碍。《郊区的鸟》在这一点上做得还不错,不算难懂,还会给观众带来一种不期而遇的惊喜。


仇晟在谈到创作灵感时表示,他儿时住的杭州东站一带,属于城市郊区。片名“郊区的鸟”就是指充满野性的,还没有被驯服的鸟,它们可以在城市和自然中飞翔。某种意义上,“郊区的鸟”也可以说就是他自己。


这还是一部真挚的初心电影,是一部寻找失落的童年的电影,特别是儿时伙伴一起玩耍的那段,充满童真。


能拍出这样的电影,导演仇晟是个什么样的人?


去年,我给他做过一次专访。


杭州濮家小学、杭外、清华,一路读来的仇晟是个学霸,原本是妥妥的工科之路,但他与电影有缘,于是再学电影。


非科班有非科班出身的好,拍出《寄生虫》的奉俊昊是学社会学的,《少年的你》的导演曾国祥,也是学社会学的。


有意思的是,杭州新浪潮三子都不是电影科班出生,《春江水暖》导演顾晓刚,是浙江理工大学毕业,仇晟毕业于清华大学,而《漫游》的导演祝新来自中国美院。


科技发展降低了拍电影的门槛,艺术是主观的,人才是最重要的,才华、视野、思想的深度,决定能拍出什么样的电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