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情感专区正文

日产再换高管 能否在动荡中走出迷途?

情感专区2019-10-1326

近日,日产汽车社长兼CEO西川广人辞职,由日产首席运营官山内康裕(Yasuhiro Yamauchi)暂时接替。2018年11月,前任董事长戈恩因涉嫌少申报董事报酬,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逮捕。被捕之后,日产解除了戈恩的董事长职务,由西川广人接替。接替日产汽车公司最高负责人将近一年的时间,西川广人重塑经营战略,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前不久日产公司还公布了将关闭世界14家生产工厂,在2022年之前,生产能力和产品车型均削减10%,并裁员1.25万人的计划。而这一次在没有继任者的情况之下仓促卸任,有着怎样的背景和原因?在高层持续动荡,盈利能力不佳的情况之下,未来日产又将如何发展呢?今天特别有请到车问网创始人兼CEO——修宇一起来聊一聊。


本期嘉宾:修宇


一、日产高层的“人事风暴”


刘倩:介绍一下日产的人事变动情况。


修宇:日产最近确实这个事儿比较多。今年9月9号日产汽车在东京全球总部召开了临时的新闻发布会,明确了CEO西川广仁在9月16号正式离职的消息。这个离西川广仁承认他薪酬涉嫌违规,只有短短的五天的时间,他离职之后,由原先的CEO叫山内康裕的代行CEO之职,同时启动了临时高层的体制。为什么离职,对外界的说法是他有经济问题。因为在日产有一个叫做股票增值权计划,简称叫SAR,那么这个激励制度的做法就是日产的高级管理人员,一部分的薪酬是以股票的方式来支付的。在上任的时候把一定份额的股票放在高管的名下,然后约定一个结算时间,到时候就是股票的价格,如果要是涨了,涨的那一部分就作为奖励全部支付给本人。这里面有一个关键点,规定结算的时间,只要是约定好了,就不能改了。但西川广人出事,就是当时2013年结算日到期的时候, 他把自己名下的股票结算的日期推迟了,因此等于是多领了4700万日元,折合成人民币大概300多万,违反了公司的规定,所以导致了今天的西川广人的离职。有意思的是在他之前,日产的前董事长戈恩,在2018年的11月19号,在日本的羽田机场被日本检方直接带走了,罪名是在2010年之后少申报了大概50亿日元的收入。这上面这些情况,就是近期日产汽车高层的一些巨大变化。


刘倩:看起来是一个经济问题,是否有更深层的原因?


修宇:对,肯定是有深层层次的原因的,这也是刚才为什么说西川广人的经济问题只是对外界的一个说法。其实我们如果仔细研究的话,经济问题往往只是它的一个外在的表现,很多时候看似是经济问题,实际上本质还是公司内部高层的政治斗争的一个问题。我把它叫做政治问题的经济化。回到戈恩和西川广人近期的巨大变化,必须要交代的一个背景就是当年在戈恩主导之下,雷诺收购日产股权之后,日产的发展越来越好,雷诺却相对来说被比下去了。所以日产觉得雷诺占了日产的便宜,很不甘心。这还不算,戈恩一直想让日产和雷诺进行更深入的合作,甚至是全面的合并。当时本来预计的整合会在2019年春季之前完成,但是合并计划遭到了日产董事会的特别强烈的抵制。所以就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戈恩被抓了,虽然原因也是他经济上有问题,但是其中深层的原因我觉得还是耐人寻味的。


西川广人是1977年入职日产汽车公司的,2000年戈恩出任社长之后一直是戈恩的得力助手,并且被钦点为接班人,2017年接替戈恩当上了日产的CEO。但是在戈恩被捕之后,阿西川广人等于是第一个跳出来痛斥戈恩,还特别向董事会提议,立即解除戈恩的董事长还有代表董事的职务。因为戈恩想合并日产,所以其实现在日产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去戈恩化”。虽然西川广人一再撇清他和戈恩之间的关系,但是大家都很清楚,他是根本绕不过去的一个障碍。对于西川广人而言,这是一个特别有讽刺意味的转变,从戈恩的门徒变成了戈恩的指控者,所以戈恩落马。再加上不到一年,西川广人就被牵涉其中,可能都不是仅仅因为他们本身存在经济问题那么简单了。


二、日产经营现状


刘倩:这么大幅度的震荡之下,日产的经营状况如何?


修宇:2018年的财年,日产在全球的销量差不多是550多万辆,同比下降了4%点多。除了销量的下降,日产汽车2018年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了接近60%。这个成绩几乎是日产汽车在2009年“雷曼危机”之后又一个新低了。其中一直是日产销售主力的美国市场销量更是同比下降了接近10%。刚刚发布的2019年的财年,4-6月季报来看日产汽车的净利润同比减少了95%。而且目前来看,日产汽车的盈利下滑已经是连续了四年。西川广人当时是在戈恩被抓之后,把这些问题都甩在了戈恩的身上。他认为日产的困境是因为戈恩掌管期间,为了刺激销售,一直依靠大幅的折扣来扩大市场份额,忽视了利润。戈恩还把日产的资金转移到了新兴市场,这让日产在全球范围内产能有过剩的这种情况。所以日产汽车提出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的计划。


刘倩:日产会走向何方?


修宇:从几个方面看,先说关于西川广人的继任者,应该是在10月底之前正式推选出来。在西川广人任期之内,公司跟大股东雷诺的关系搞得是非常的紧张,公司的利润也是大幅的下滑,股价已经下跌了36%,近一年之内爆发的一系列的丑闻,也是让公司的经营陷入了困境。


有关日产的下一个目标应该已经有公开的信息了,其实主要就是两个,一个就是公司的复苏,这个是最关键的;另外一个就是修复和雷诺联盟的关系。但是说起来简单,因为拯救日产的亏损危机,同时还要推进日产在美国复苏的计划,另外还要削减全球工厂的产能,这些其实都是非常复杂而且棘手的问题。当然了修复日产雷诺联盟的关系也是难上加难,日产的态度是在保持日产独立性的原则上才能去谈,这跟雷诺要合并日产的初衷可以说是大相径庭的。所以双方很难谈到一块。我觉得目前整体的一个判断,日产内部的动荡可能会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影响的消除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刘倩:之前高层持续的震荡不仅影响了日产自身产品的表现,盈利能力也受到质疑,2018财年日产汽车的营业利润甚至降到了十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未来经过一系列调整之后的日产能否扭转困局重振旗鼓,目前看起来还是有很多的变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