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情感专区正文

怎样读小说:现代中国最伟大的小说家,王小波和莫言

情感专区2019-10-0413

《如何阅读一本小说》,作者托马斯·福斯特,这是一本大书。


好像全是重点,又好像没有重点。


读完后,好像懂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不懂。


书里提到很多人,都是名人,比如说海明威、莎翁、卡尔维诺、约翰·加德纳……


这些我知道,更多的是我不知道的。


书里也提到很多书,都是名著,比如《虫洞》、《老人与海》、《新千年文学备忘录》………


除了《老人与海》,其它的我都没读过。


所以,读这样一本书,我感到力不从心,它让我觉得自己读书太少,少得太可怜。


小说是故事,故事就有人物、地点、时间线等。


既然是故事,自然得有人说。


有些用第一人称,有些用第二人称,还有些用第三人称。


每种写法都有自己的局限性,也都有自己的优点。


王小波的书从来都是第一人称。


不管哪本书,主角都是王二。只是故事不同罢了。


既然是用第一人称「我」,自然不能了解其他人的感受,只能别人告诉「我」,「我」才会知道。


当然,除了「我」,别人到了哪里,做了什么,「我」当然不知道。


这是局限性。


王小波


「我」当然也有很大的好处。


第一人称更贴近读者,让读者更能沉浸在小说里。因为,读者会觉得故事是真的。


我读王小波的时候,就是这样认为的。很难相信,《黄金时代》完全是虚构的。


莫言就不同了。


莫言的小说,各种人称都有。


《丰乳肥臀》用第三人称,也称上帝视角。


叙述者什么都知道,每个人物到了哪儿、想的什么,全都知道。


这是第三人称的好处,坏处是:让人觉得这个人什么都知道,离读者有点远。


莫言还用第二人称,甚至叙述人变来变去的。


有时候,我会花很大工夫才知道,叙述者是谁。


读莫言的时候,很多时候,我在找谁在说话。因为,这也不是马上能知道的。


再说文笔,福斯特说的是措词和句子,他把这两者分开说。


我以为,我们语言体系里的文笔,包含这两重意思。


说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文笔,这个没毛病。


每个字大家都认识,不同的人把这些字组合起来,就有了个人特色。


王小波和莫言完全不一样。


王小波写很多短句,很少环境描写,也很少情绪描写。


莫言喜欢长句,喜欢大段的环境描写,大段的情绪描写。


个人觉得,莫言太啰嗦,我不喜欢。这可能是因为,我喜欢王小波。


得承认,莫言的观察力太好,很多细节都写得特别棒。


一个原则:宇宙关联原则,即任何小说都是从其它小说生长出来的。


没有小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原创,所有的小说都是互相关联的。


牛顿踩在巨人的肩膀上,发现了三大定律。


小说家也一样。


小说家从小说吸取营养,再写出自己的故事。


但又不完全是,小说家有自己的生活体验,这也是灵感来源。


总之,小说来自体验。


体验有很多种,不只是自己的生活体验,读别的小说也是体验,读历史也是。


读一部小说,就是跟作者交流。沉浸在小说里,相当于有了另一重体验。


每个小说家,都很善于观察世界,自己身边的任何东西。花草树木、人际关系、社会现象……


每部小说,都有一个时代背景,即故事发生在什么时候。


《黄金时代》写发生在文革的故事。


《丰乳肥臀》是一部大书,它贯穿了抗日到现代中国。


时代背景有了,很多东西就有了,比如服装、人物性格、做事方式、语言风格……


托马斯·福斯特认为,好的小说不仅仅是小说,它更接近哲学。


纯哲学的书太难懂,所以很少有人读。


小说不同,小说先讲一个故事,首先这故事很吸引人。


人天生喜欢读故事,尤其是好故事。


小说家很擅长讲故事,这是吃饭的本事嘛。


以讲故事吸引读者,把自己的思考、观点、哲学,放到故事里。


这样,读者接受了一个故事,可能也就接受了一种哲学。


据说,所有长盛不衰的小说,都是这样。


时代在变,故事也在变,只有思想能经得起时间。


王小波的小说,总透着股幽默感,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在里边。


莫言的风格变化很大,每本书上都有一个主题:活着。


现在,说说我是怎么读小说的。


首先得承认,我读小说很少。


小说里,读王小波最多,因为喜欢。


莫言次之,莫言的作品也通读了一遍,王小波是一遍接一遍的读。


至于其它的小说,早忘记了,跟没读过一样。


呃,把金庸老爷子忘了。金庸的书也读得很多,从初中开始,到现在还在读。


翻开一本新小说,第一页能不能吸引人,很关键。


如果我对一本小说一无所知,第一页会决定要不要读下去。


《黄金时代》第一句:


我二十一岁时,正在云南插队。陈清扬当时二十六岁,就在我插队的地方当医生。我在山下十四队,她在山上十五队。


都不用读完第一页,只一句话就能吸引我读下去。


因为这种语言风格,太有力,太简单直接,我太喜欢了。


然后是故事,故事好不好看,这是个问题。


故事不好看的话,那我干嘛读下去呀。


起码读第一遍时,只看故事了,其它也注意不到。


当然,文笔除外,一本小说,文笔好不好,决定我读不读第二遍。


王小波就是让人可以反复读的存在。


知道了故事,读第二遍时就注意到了文笔及其它一些东西。


比如:作者是怎么组织语言的,是长句还是短句,怎么表达的,环境是怎么描写的……


再然后是结构。


王小波是不按时间线的,有需要就插入,可以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


莫言也是,有时候开头就是结尾,中间是过程。


这种结构,也是我喜欢的。


如果我喜欢一本小说,就会找这个作者写的其它书来读。


读完了作者的书,又会找这个作者喜欢的作者的书。


比如王小波,刚开始读《黄金时代》,后来读完了王小波所有的书。


从小王波,知道了莫迪·阿诺、卡尔维诺、杜拉斯、君特·格拉斯……


王小波最推崇的《情人》,我已经读过了,读了好几遍。老实说,并没有读《黄金时代》的畅快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