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成功励志正文

圆明园被烧毁后,为何曾国藩和左宗棠的反应,截然相反?

成功励志2019-10-187

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占领北京,1860年10月18日劫掠并烧毁了著名的“万园之园”圆明园。曾国藩和左宗棠的反应却截然相反,这和曾国藩左宗棠接受的教育及仕途的路劲不一样有很大的关系。


曾国藩和左宗棠二人俱是湖南有名的才子,经历了科举制度的层层筛选,在院试、乡试中斩关夺将,先后都获得了举人的出身。到此为此,他们的地位是平等的,命运是相似的。然而接下来在面对会试这道关卡之时,两人的差距开始逐渐被拉开,接受教育和仕途的路劲完全不一样,因此,必然会产生不同的想法。


一、精英教育和仕途顺利让曾国藩沉稳理性,思考问题更多从国家整体利益出发


曾国藩一共参加了三次会试,前两次落第,第三次终于中式,殿试时列三甲第四十二名,排名非常靠后,但好歹搭上了科举的末班车。在后来的朝考中,他逆袭成功,一举蹿升为第二名,获得进入翰林院的资格。


曾国藩开始了读书再学习的翰林生涯,在悠闲的岁月里给自己以充分的修养,在这里他可以大量翻阅朝章国故,讨探理学心性。翰林的高贵身份,让他可以结识到许多的学者名儒,其中包括唐鉴、倭仁这样的大师。曾国藩有这样的人物作为良师益友,学识的长进自然日新月异,与日俱增。


可以说曾国藩在翰林院时期所接受的教育是学院派的主流教育和精英教育。他也因此进入了人生的快车道。


曾国藩


曾国藩


在京十多年间,十年七迁,连跃十级。曾国藩就是这样坚韧不拔地沿着这条仕途之道,步步升迁到二品官位。累迁内阁学士,礼部侍郎,署兵、工、刑、吏部侍郎,先后辅助道光皇帝军机大臣穆彰阿和咸丰皇帝的军机大臣肃顺,并得到恭亲王的赏识,直接参与处理各种复杂的事物,对二次鸦片战争和太平天国的发展过程有比较全面的认识,能够从国家层面来观察思考问题。


他认为太平天国不是简单地取代统治阶级,而是试图颠覆中国的道德和社会秩序。曾国藩在《讨粤匪檄》中说:“此岂独我大清之变?乃开辟以来名教之奇变。”这是满清的最大的对手。


1860年11月英法和满清签署《北京条约》(The Treaty of Beijing)后,英法联军依约从北京撤走。恭亲王奕訢大喜过望,在呈给咸丰皇帝的奏折中说:“该夷并不利我土地人民,犹可以信义笼络,驯服其性,自图振兴”。


曾国藩自然很快就能知道朝廷和列强的态度,知道并认同列强的目标是中国的市场和贸易特权并不想颠覆满清的统治政权,会帮助满清来绞杀头号强敌太平天国。


曾国藩


当曾国藩知道英法联军放火烧毁圆明园的行为,没有明确表态。不过,近两年后的1862年5月7日,曾国藩在倡导洋务运动时,写了一段笔记,简介提到了火烧圆明园:


“余以为欲制夷人,不宜在关税之多寡,礼节之恭锯上着眼,即内地民人处处媚夷,艳夷而鄙华,借夷而压华,虽极可恨可恶,而远识者尚不宜在此等处着眼。吾辈着眼之地,前乎此者。洋人十年八月入京,不伤毁我宗庙社稷,目下在上海、宁波等处助我攻剿发匪,二者皆有德于我。我中国不宜忘其大者而怨其小者。”


在曾国藩看来,英法联军经过北京时,虽然放火烧掉了圆明园,但只能算是小恶。而且,由于英法联军没有攻占紫禁城和太庙,算不上侮辱清朝皇帝的列祖列宗,所以与他们在上海、宁波等地帮助清军进剿太平军一样,都是有德于中国。


所以,曾国藩对英法联军放火烧毁圆明园事件作出以上的评价,就是他的思想体现,是和他的精英教育和仕途顺利有较大的关系。


左宗棠


二、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让左宗棠更像性情中人,思考问题带有一定的激情


左宗棠也一共参加了三次会试,却三次落榜,从此与科举决裂,终身不再应考。他看破了科举考试的空洞务虚,立志要去追求真才实学,于是抛掉了“四书”、“五经”这些大部头,一头扎进了史地、军事、荒政、盐政等经世致用之学里。


他研究种田,认真地去计算每亩田的总穗数,质疑前人“稀禾结大谷”的说法。他自己绘制地图,曾经的重险变散地、从前的边陲变腹地这些疆域沿革,他如数家珍。


与曾国藩“师友夹持”的学习方式不同,左宗棠“独与天地精神往来”,一个人孤独地阅读,独立地学习。左宗棠走的是一条流落于草野民间、自学自问提升素质的道路,成为无拘无束性情中人。


左宗棠书法


直到1852年(咸丰二年),当太平天国大军围攻长沙,省城危急之际,左宗棠在郭嵩焘等人的劝勉下,应湖南巡抚张亮基之聘出山,投入到了保卫大清江山的阵营。从此,开始自己的仕途生涯。


左宗棠的脾性历史上人人皆知的。曾经有一篇文章说左宗棠的基本上在文人圈子里,觉得同僚只会空谈不切实际 ;在武人圈子里,又觉得他们没有文化素质太低,只是一群武夫 。


英法联军放火烧毁圆明园的事件发生,左宗棠能得到的信息肯定是不完整的,他也没有渠道和能力获得。


听到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消息时,左宗棠正在征战太平天国的战事中,积愤忧心。北望中原,悲愤不已。常常辗转反侧,不得安眠。


所以,左宗棠对英法联军放火烧毁圆明园更多是从事件本体的恶性来思考,作出以上的评价,这和他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教育和仕途生涯有较大的关系。当然如果你没有左宗棠的才能,不要有左宗棠的脾气。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