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成功励志正文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第一百一十章 替人出头

成功励志2019-10-117

本文系金猴原创小说


顾晓彤180的个子站在他面前,脸带微笑地道:“兄弟,你随便损坏人家的东西,要赔喔!”


那阴阳头心里很胆怯,但嘴巴死硬道:“我呸,老子摔坏东西从来不赔的!有人见过吃了雄心豹子胆的家伙敢叫我赔的吗?”


身后二十几个穿单薄坎肩的汉子哄堂大笑。顾晓彤依然笑嘻嘻地道:“别人我不管,今儿我这儿就叫你赔定了!”


那阴阳头突然将身上的单薄坎肩脱下来,使劲摔在桌子上,露出一身紧凑的肌肉,道:“我没钱,就这身肉,你敢要吗?”


顾晓彤丝毫不在意他的虚张声势道:“没钱也行,那就留下的什么来抵押!”


说时迟那时快,顾晓彤突然出手在他的气门穴上一戳,只见那阴阳头一翻白眼,身子前后摇摆了几下,轰然瘫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四肢不停的抽搐。


见此情景,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根本就没有人看清楚顾晓彤出手,只见阴阳头在顾晓彤的话音刚落时,就莫名其妙的倒下了。顾晓彤理也不理倒下的阴阳头,迈腿跨过他,从桌上顺手抓起一小盒竹制牙签,朝一众黑坎肩大汉走去,黑坎肩大汉如同见着鬼魅似的,一窝蜂逃出了小店,顾晓彤跟了出来。这时门口又多了三个穿坎肩的人,其中两人高大壮实,身高均在190公分以上,另外一个却是身材瘦小,但从其敞开的胸怀来看,他身上的肌肉硬的跟铁一样,他剃着光头,狭长的脸上有一对三角眼。


此刻他见一众黑坎肩从屋里纷纷往外跑,便厉声呵斥道:“你们干什么,跑什么跑?”


黑坎肩们见是他,纷纷收住脚,返身指着悠哉悠哉地从饭店出来的顾晓彤道:“大哥,那小子不知施了什么法术,把二哥弄到地上吐白沫......”


那位“大哥”三角眼里放出两道精光朝顾晓彤扫去,见顾晓彤180的个子,身材不胖不瘦,长得英俊潇洒,从外表上看不出他有什么厉害的功夫。他寻思那到是老二的癫痫病犯了?


他身边的两个大汉中的一个低头向他请示道:“大哥,让我去会会他?”


哥大竖起一只手掌,制止了他,语气平静地道:“小伙子,你与这家店子有何关系,今天一定要为他出头?”


他站在一个大杨树下,虽然现在的杨树还没有绿叶,但已经长出了一串串的小豆角。顾晓彤道:“那位大哥,这店是我朋友的哥嫂开的,如果方便的话,请你们从此放过他们,大家所有的恩怨就此消除!”


那位大哥见顾晓彤在称呼上给了他面子,于是也不好太怠慢地道:“朋友,你既然今天一定要趟这趟浑水,那你就得展示一下你的本事,看你够不够资格说这话!”


顾晓彤道:“既然你都把话说道这份上了,你就派人去吧屋里那个阴阳头抬出来,看谁能给他解穴?我这样算不算展示呢?”


大哥向他左边的大汉递了一个眼色,那大汉急匆匆地进去将阴阳头抱出来,放在大哥面前,他依然是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着,但意识是清醒的,他断断续续地道:“大哥救救我,我难受......”


那大哥围绕着阴阳头转了一圈,吩咐俩大汉将阴阳头扶起,他站在阴阳头背后,朝其背心使劲击了一掌,阴阳头的症状没有任何缓解,接着他运了一会儿气,连续朝阴阳头背心猛击三掌,阴阳头“嗷”地叫了一声,喷出一口黄汤,人才慢慢恢复了正常。这个过程顾晓彤不由地也看得一惊,他自以为自己这一戳,必定没人能解,所以仅用了三成力道,但还是被这位大哥给解了。这也使他不由地警惕起来,心想今天可能遇上对手了。


阴阳头虽然被大哥解了穴道,但刚才的痛苦撕心裂肺,所以见顾晓彤站在距此不到两米处,便迅速躲到大哥身后去。那大哥突然发出一种仿佛来自于冰窖的声音道:“小子是湘西十串钱的传人吧?”


顾晓彤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什么湘西?什么又是十串钱?这与自己有何关系?他出生在江南的江源市,老家在山东,无论如何也跟湘西联系不上。十串钱大概是一个什么武功派别吧,但无论怎样也与自己联系不上,如果说他所学的武功有什么派别的话,那也只能是别的什么,绝不可能是所谓的十串钱!


至于这个十串钱,后来他总算弄明白了,他从网上搜索到,十串钱就是流传与湘西一带的一个以点穴为主的武功派别,唯有点穴与自家的武功有联系,但自家的武功体系中点穴只是其中一部分,另有分筋错骨、跌打摔拿等功夫多了去了,二者完全不搭界。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就当时的情况而言,顾晓彤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认识的,于是他也不正面回答那位大哥的话道:“别扯远了,我们就事论事,就谈谈今天这事怎么个解决?”


其实,那位大哥心中早已惊嚇了,以他在江湖的历练,全国各处几乎跑遍了,练的一身功夫自认为没有几个对手,所以他能够迅速发现阴阳头被点中的穴道,并成功的为其解了穴。但他那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解开的穴道,所以他知道这点穴的手法非常刁钻,眼前的这个人也绝非善类,如果再拼下去自己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所谓高手不仅仅是要有高超的武艺,还必须能够审时度势,懂得进退,所以他现在不是要跟顾晓彤去拼个你死我活吗,而是要找一个很体面的台阶下。


于是他道:“你出的点的穴道我解了,这也算是展示吗?如果你接下来再出一招,让我口服心服,那今天的事就算结了,以后我保证不再找这家店的麻烦了!”


顾晓彤道:“那好,你看好了!”


他随手一杨,随即那大哥头顶上的大杨树的一串串小豆角像天女散花似的打着旋飞舞着落下来,瞬间那大哥、阴阳头、那两个高大汉子头上身上披满了小豆角。大哥惊恐的呼叫一声:“我们走!”也不顾头上身上的小豆角,转身走了,其他黑坎肩汉子纷纷跟在他们几人身后,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其实,顾晓彤出了小店就已经从牙签盒里撮了几十根竹牙签在手里攥着,因为他知道敌众我寡,一旦动起手来,取胜之道就依仗这小小的竹牙签了,它能在夜色的掩护下,给敌人出其不意的打击,使他们防不胜防。当然,他也不愿意与人动手,除非万不得已,最好的办法就是少动手或者不动手就能把问题解决掉。


当大哥抛过来的“橄榄枝”时,他秒懂,所以他随手一杨,手中攥着的竹牙签像箭雨似的飞出去射中大哥头顶的小豆角,被射中的小豆角漫天飞舞着飘落下来。由于夜色的掩护,加之竹牙签细小,大哥根本看不清顾晓彤使用的是什么招式,只觉得即懵懂又恐怖,同时也算找到了一个撤走的台阶,于是招呼黑坎肩们走了。


问题解决了,不过小店里的客人已经走光了,刚刚被那个阴阳头摔碎的玻璃杯残渣,也被店里的员工给扫干净了。虽然店里的客人都走光了,但万幸的是小店的设施并没有多大的损坏,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由于这次来的地痞老流氓太多,小店里的人没有一个干出来,就连金铃子也只是担心地躲在门边缩头缩脑的观察着。大家见顾晓彤终于完好无损地回来了,都十分高兴,只是老板娘依然十分担心地道:“不知道这些人以后还会不会再来?”


顾晓彤道:“放心吧,这以后他们不敢再来了!”


老板娘道:“但愿如此!”


大家向顾晓彤表达了谢意,顾晓彤却提出一个疑问道:“他们来胡闹,你们为什么不报警?”


老板道:“没有用的,附近派出所就几个人,所管理的区域太大,根本顾不过来,待他们赶过来时,这伙人早溜之大吉了。”


顾晓彤再次安慰道:“估计他们是不会再来了,你们就放心做自己的生意吧!”


几人又聊了几句,顾晓彤点了一碗臊子面,吃完后要付钱,金铃子道:“算你今晚帮忙的答谢,不用付钱了。”


顾晓彤一看时间,应该去机场了,便从金铃子的宿舍取出大号拉杆箱,出了学校,打了一辆的士直接驶往咸阳国际机场。


从机场回家已经深夜了,顾晓彤收拾了行李,匆匆洗了一个澡,便上床准备睡觉。这时他放在枕边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欧阳文静打来的,他接起来,彼端想起欧阳文静焦急的声音道:“我都给你打了不下十个电话了,怎么老是处于关机状态,你怎么啦?”


顾晓彤道:“也许你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飞机上呢,所以关着机。”


欧阳文静奇怪道:“你在飞机上干嘛呢?”


顾晓彤道:“昨晚本来想告诉你,可你把手机挂了,就没说成,我去了一趟西安,这才回来!”


“你去西安干嘛?”


“去西北大学投考金教授的材料学博士后呀!”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我正想说这事呢,你投考清华易教授的事的确是谭明做的怪,易教授是他的亲舅舅,他在易教授面前说了你很多坏话,所以易教授才将你拒之门外的,现在易教授了解了整个情况,把谭明狠狠地骂了一顿,要他立刻把你请回去!你看......”


顾晓彤心里觉得别扭,甚至伤心地道:“你这是在替谭明说情吗?”


欧阳文静道:“你不管是不是说情,你就说愿不愿意吧?”


顾晓彤暂时避开这份伤心,就事论事的道:“我在金教授那边入学手续等全都办好了,金教授从没有对我有任何的歧视,为了我还专门调整了授课的方法,我这样做很不仁义!”


欧阳文静沉默了,她知道顾晓彤将仁义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几乎没有可以替代的,但她还是不死心地道:“难道为了我们的感情也不行吗?”


顾晓彤没有言语,她已经知道答案了,迅速将手机挂了!顾晓彤心如刀绞,两行清泪从眼眶里慢慢溢出,他预感这段感情可能已经到达了终点,不会再有任何进展了,但他却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开学前二人还好好的,为什么这一开学情况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呢?看来欧阳文静一直没有将谭明排除,他和谭明在她的心中同样重要,知道现在她终于做出了最后的选择!


顾晓彤有过一段失恋的经历,虽然这第二次失恋也令他很痛苦,但已经不可能对他的情感带来像第一次失恋样的毁灭性的打击了,他觉得爱情固然重要,但人生不仅仅只有爱情,人生所要经历的远比爱情更加博大和丰富,至此他擦干眼泪,长长叹了一口气,关灯睡觉,明天及之后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办理呢!


谢谢阅读,你的喜欢就是我创作的动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