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成功励志正文

忆红楼:她生不逢时,薄命不是她的错,努力过奋斗过才不枉此生

成功励志2019-10-079

“生当作人杰, 死亦为鬼雄”,谁曾想这千古名句出自一位柔弱女子之手,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这首《夏日绝句》正应了唐代诗人陈子昂的那首《登幽州台歌》,可见巾帼何曾让过须眉?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在《红楼梦》中,也有一位女子,叹自己不是男儿身,未能行走四方。她身处闺阁,在一隅之地顽强生存,改写了自己的命运,成为了贾府的第二位王妃。她就是秋爽斋的主人--贾探春。


1 贾府里的感性阵营与理性阵营

红学研究者白先勇,在他的细读红楼中,提出了感性与理性两大阵营。他说感性的人相比理性的人更容易消亡,我说,理性的人比感性的人更容易成功。


林黛玉和薛宝钗这一对就是最好的证明。林黛玉是贾府里典型的感性代言人,忽而感叹自己的身世;忽而担忧宝玉被宝钗抢了;忽而看见满天落花呤一首《葬花吟》,感叹命运;时不时的和贾宝玉闹个脾气,搞得宝玉左陪不是右陪不是,每次都想把心挖出来给妹妹瞧个清楚 ,省得她终日忧虑。幸好爱她的是贾宝玉,怎样他都不嫌弃,想来也算她的一大幸事。


她本就体弱多病,再加上她的感性,不仅伤及了自己,而且在贾府里得罪了不少人。比如:薛姨妈托周瑞家的将十二支宫花分送给黛玉等人,周瑞家的最后才送到黛玉那儿,黛玉随手掷还,还说,“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搞得周瑞家的站在旁边,一声不吭。再比如:薛宝钗扑蝶,无意在亭外听得红玉和坠儿在谈论贾芸,为了金蝉脱壳,便脱口叫出“颦儿”。红玉信以为真,吓得直说:“了不得了!林姑娘蹲在这里,一定听了话去了!”,“若是宝姑娘听见,还倒罢了。林姑娘嘴里又爱刻薄人,心里又细,他一听见了,倘或走露了风声,怎么样呢?”。林黛玉在贾府下人的眼中是个心思缜密刻薄的人,重点是说话从来不给人面子。


薛宝钗可以说是集中国传统女性之美于一身,她是典型的理性女性,她不仅早熟而且早慧。薛宝钗之所以进京,其目的是为了选秀,这定然是家里人的安排。选秀失败,在贾府暂住,处世为人处处大方得体,在她的身上不能用世故,她只是太懂事儿。她知道贾母喜欢热闹,点戏便点贾母喜欢的《西游 记》、《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她隐忍但并不会一味忍着,林黛玉平时为了宝玉,没少奚落她。但凡有机会,她也会以牙还牙。比如:贾宝玉魇魔好了,


林黛玉先就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薛宝钗便回头看了他半日,嗤的一声笑。众人都不会意,贾惜春道:“宝姐姐,好好的笑什么?”宝钗笑道:“我笑如来佛比人还忙:又要讲经说法,又要普渡众生,这如今宝玉,凤姐姐病了,又烧香还愿,赐福消灾,今才好些,又管林姑娘的姻缘了。你说忙的可笑不可笑。”林黛玉不觉的红了脸。


她知道如何笼络人心。史湘云初到贾府先是和黛玉住一处,但后来住到了薛宝钗那里。宝钗知道贾母疼她,对她也格外的热情。出钱为她设计螃蟹宴,又帮她为诗社拟题限韵。史湘云直夸她有涵养。


二人简单这么一比,谁更适合做贾府的媳妇,已是一目了然。做贾府的媳妇最强的优势就是要会笼络人心,秦可卿宁国府上上下下没人说她不好,简直就是完人。再说王熙凤,八面玲珑,把贾母哄得看见她就像吃了开心果一般。


贾探春论才貌不及钗黛,但也绝不是平庸之辈,更是一个十足的理性派。


2 贾探春的世界

贾探春不贪图富贵,也没有很重的脂粉俗气。在她的屋里,陈设淡雅,一张大理石大案,墙上挂得是米芾的《烟雨图》和颜鲁公的墨迹,还没宝玉房里的陈设精巧。就连她的长相,林黛玉第一次见她都觉得她“见之忘俗”。


她的性格中不乏男儿的豪爽之气,尽管不能改变庶出的身份,但从不自怨自艾。相反,她积极寻求改变。凡事力争上游,让贾母和王夫人对她刮目相看,在贾府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的,就连王熙凤也要让她三分。她办事秉公执法,六亲不认,一视同仁。比如:她的亲舅舅死了,也就是赵姨娘的亲弟弟。吴新登家的给她出难题,故意不说往日如何处理。她自查家规后,赏银二十两,用实力打了吴新登家的嘴巴,也秉公办事避免与生母冲突。


她不仅治家有方,而且有领导能力。秋爽斋里的丫鬟和老妈子哪个敢反天,严守规矩,不像迎春房里的丫鬟和老妈子,奶妈偷了迎春的首饰当当,丫鬟侵占迎春的分例点菜,毫不把迎春放在眼里。这两个姐妹简直就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她有胆有识,在她总理贾府后勤时,更彰显她的领导和治理风范。她不拘一格打破常规,免除家塾里每人每年八两银子的零用钱,接着免除买办们领的给小姐们买头油脂粉的费用。此外还进行了大胆的改革,引入“承包大观园”。虽然她的努力改变不了贾府的衰落,但是她的所做所为让所有人佩服。王熙凤这样评价她:


“她虽是姑娘家,心里却事事明白,不过是言语谨慎;她又比我知书识字,更利害一层了。”


她的组织能力也不差,组建了诗社,把众人聚集在一起作诗。对于自身的弱点,她能尽量去克服。她用自己的聪明细致博得人气,比如,她见众人皆有佩饰,独有邢岫烟没有(家贫),于是私下便送她一个碧玉佩。再比如,贾母因贾赦想娶鸳鸯而迁怒于王夫人,众人皆不敢劝说,唯有探春敢化解尴尬。她严于律己,单让厨房做一道油盐炒枸杞芽,都要自掏腰包,谁人能做到如此地步。


如果说,贾元春和薛宝钗补得是贾府的天,那么贾探春这位出色的补天之女,补得就是一国之天了。她曾说:


“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多话也没我乱说的。”


她如男儿般志在四方,而这个抱负最终以另外一种方式实现。王夫人曾说过:女人的命自有天定,嫁得好与不好,就看自身造化了。在严苛的封建礼教之下,她的命运不会不同。在十二金钗中,不得不说唯有贾探春的命运还算得上是圆满。


王熙凤说:


好个三姑娘,我说不错,只可惜他命薄,没托生在太太肚里。虽然正出庶出是一样,但只女孩儿却比不得儿子。将来作亲时,如今有一种轻狂人,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是庶出,多有为庶出不要的。殊不知庶出只要人好,比正出的强百倍呢。将来不知那个没造化的,为挑正庶误了事呢,也不知那个有造化的,不挑正庶的得了去。


冥冥之中,她的造化早已被命运之神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南安王战败,需要嫁女子去和亲,而南安王妃又舍得让自己的子女去,就权大压人,选中了贾府。贾母命探春、黛玉、宝钗、湘云出来见客,而这些人中,只有贾探春算得上是贾府的女儿,南安王妃只好选择她。虽然和亲看上去是一场悲剧,但以贾探春的人品和能力,她的倔强不屈,严于律己的高贵品德,即使换了天地,也一样能翻云覆雨,创造出一番新气象。只是三千里路,隔断了骨肉亲情,确是人生道不尽的悲凉。


如果当初才选凤藻宫,加封贤德妃的是贾探春,或许贾府的命运有得一改。但正如曹雪芹所言“生于末世运偏消”,生不逢时稍有遗憾,但她努力过奋斗过,轰轰烈烈活过,也算是不枉此生,赢在江湖。


人生旅途 谁赢谁输


总想做得漂亮义无反顾


大彻大悟 看透世俗


赢了自己才赢得江湖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