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成功励志正文

谌宏微:老母亲的画

成功励志2019-10-068

作者母亲——陈杰


我母亲陈杰今年80了,前阵子搬家,翻出了一些她十几年前在老年大学时的画,老母亲说这是她们做活动和公益捐赠后剩下的,本来还要多点。她们那个老同志的班曾得到鲁风、孙吉斌、黎培基、谭涤非、张润生、陈争等省市画院专家的亲自授课,老母亲那时很投入,家里专门布置了画案,买了很多传统技法书籍、画册和很多宣纸毛笔,一有空就临、写、画,经常约起大家办展览、到郊外写生。


作者父母


我那几年正在忙着修建贵阳美术馆和协会组织工作,所以也没太关注老人家画的事,觉得她就是和一些老朋友们随便玩一下,真还不知道她画了这么多、这么用功、这么认真。


老母亲三年多前肺癌大手术,去年12月摔了一跤又住了1个多月ICU重症监护房,搬家就是因为住老地方行动不便,这阵子又有些不舒服,打算再住几天医院,住院前她让我妹妹帮她把剩下的画全整理出来,分成若干份,分别寄出送给了我在全国各地的九个舅和姨,然后在哈尔滨的我二舅组织大家把收到的画拍下来给老太太做了本画册,我这才第一次完整的看到了这一小批画。


老母亲从来做事认真,她当过小学老师、校长、市青少年宫领导,教过语文、算术、常识、音乐、美术......记得68年我刚读小学岁时第一次用铅笔打格子临摹毛主席像,就是她老人家手把手教的。


作者和父母及家人在一起(2011年)


1971年我们家下放在东北农村,我无所事事成天满地满屋乱画,有一天她把家人都召集一起,认真的问我想不想把画好画当成一辈子的事,我就是从那时起把画画当成了正事,名正言顺的把家里所有空白的墙面都贴满画满,在她的鼓励、帮助和引导下,我后来竟然真做成了专业画家。记得那时她还带着我给家里钉了两张在当时农村很奢侈的沙发,我最早的木匠活就是那时她教的。




谌宏微和妹妹在胡仙塘干打垒土墙根表演样板戏《白毛女》(1972年)


她还教我妹妹跳芭蕾舞白毛女,上台表演时穿着她亲手做的舞鞋。再后来又教我妹妹拉手风琴、教她的艺术团学生们演大型情景剧.....她退休前在贵阳市青少年宫主持成立的那个美术班、手工班和艺术幼儿园培养了很多长大后很优秀的孩子。她到底教过多少样文艺,培养了多少象我一样有用的人,可能她早就记不清了。


作者父母


其实她从未接受过正规艺术教育,她应该是在当时那样一个时代环境下,因为喜爱和使命感而最大化的挖掘了自身潜意识里的文艺细胞,加上善于感悟身边亲友同事中的所有艺术线索和营养,虚心学习、广泛请教和认真琢磨,再加上她做什么事都要做到最好的那个精神头,这才成就了她的原创力和原动力。所以当她退休后选择了画国画,而且是䖍诚的从传统的一字一石一枝一叶学起,她当然会很棒的。都怪为儿不孝,被母亲培养成了画家,却从未好好关注过母亲的画。








其实,也是因为老母亲从来没有把这批画当成事来说,甚至送出去之前从未认真提起过、从没完整向我们展示过。她教我们学艺术和自己学艺术,从来没有说过要用艺术谋什么。艺术让她更多体味和表达生活中的美好,同时给别人带来美好和快乐,这是我老母亲的一种境界。




作者父母


等她老人家身体好了后我要鼓励和帮助她画得更多更好......


附:陈杰的画



































谌宏微

祖籍贵州织金,1961年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师范大学77级美术专业毕业,现为贵州省美协主席、贵州美术研究院院长、一级美术师,省管专家。


为中国美协理事,中国美协民族美术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工笔画学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常务理事,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


社会兼职贵州省人大书画院副院长、贵州省政协书画院副院长。客座贵州大学美术学院硕导、贵州民族大学美术学院硕导。


(独家授权来源:“经受今生”平台 |运营编辑:伊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