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成功励志正文

国庆联欢演出后,重庆小伙12小时冲刺,举行这场推迟7天的婚礼……

成功励志2019-10-049

“5分钟!”


婚礼进入倒计时,一对新人还在赶往现场的路上。


“1分钟!”


新郎陆鑫整理好刚换上的西装,推门下车牵着新娘一路冲刺。他们要冲进举办婚礼的酒店1楼,赶在12时28分站在亲朋围坐的T台上。


当他站上T台的那一刻,新娘和他紧紧相拥在一起。


12小时前,陆鑫还在1700公里之外的北京。


那时,他刚从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联欢活动现场赶回训练基地。为不误婚礼,他简单洗漱后带上随身证件,马不停蹄向重庆丰都赶。


要不是一次巧合,新郎恐怕要迟到这场已推了7天的婚礼。


12时28分


新婚夫妻准点站上婚礼T台


陆鑫和陶霜婚礼的时间,定在10月2日12时28分。


直到婚礼前的半个小时,新郎陆鑫还在重庆北开往丰都的D226次列车上。为让陆鑫省出打车的等车时间,新娘陶霜和表哥开车接站。


11点35分,新娘上车前往丰都站。一路上她都在查看路上车流大小,提前判断回酒店路上会不会堵车。导航显示,在不堵车的情况下,车站与酒店之间的6.6公里路需要18分钟。


车刚停在车站出口的马路边,陶霜便急着查看时间:11时58分。算下来,陶霜到接站点的时间耗去23分钟。


“如果回酒店还这么久,肯定就赶不上了。”陶霜叮嘱开车的表哥,“不管怎么样,不要因赶时间开太快或者闯红灯!”


根据列车时刻表,陆鑫乘坐的列车在12点06分到达,留给他赶到现场的时间只剩22分钟。这样算下来,陆鑫迟到的概率不算小。


谁也没想到,从丰都车站到酒店的6.6公里,就像开了“绿灯”一路畅通。全程只用时16分钟,比导航的计算缩短了2分钟。


在前往酒店的路上,陶霜为陆鑫戴上新郎花之后,与陆鑫的手一直十指相扣。


12时28分,陆鑫和陶霜准时准点站上婚礼现场的T台,迎接了现场亲朋好友的祝福。“终于赶到,总算没留遗憾!”陆鑫激动地说。


在以红色为底调的婚礼现场,新娘身着一袭红色礼服,她来不及换上与新郎西装匹配的雪白婚纱。


两个新人在台上简短感谢亲朋之后婚宴开始。


陆鑫能准点赶到婚礼现场,不得不提一个美丽的巧合。


12时06分


动车提前3分钟到达丰都站


D2264次列车的原定到站时间是12时06分。


“三分钟跑出站!”


陆鑫登上列车时已经作好了精准到“分秒”的安排,他告诉记者,要是列车到站时间和表哥开车的时间,都能像前一天阅兵式那样精确到分秒,他对自己的要求同样精准到分秒:“不堵车的话,一分不差!”


意外的是,列车给了他一次惊喜。


12时03分,D2264次列车由重庆北抵达丰都站。相比列车时刻表上的12时06分,该次列车提前3分钟到站。


列车到站之后,陆鑫奔跑着出站。他还没跑出站门时,眼尖的陶霜已透过玻璃门,锁定了自己的新郎。


“真是意外的惊喜啊!”陆鑫说,这让已经等在车门前的他一阵狂喜。这样一来,他赶往婚礼现场的时间又多了3分钟。


为了在列车到站开门的第一时间冲下车,陆鑫提前5分钟起身在车门前卡位。当列车提前到站打开车门时,他一个箭步冲出去。


“连动车也知道我马上要结婚了。”陆鑫说,“心里真的挺感谢这个巧合。”


12时06分,三个月未见面的两个新人,在众目睽睽的出站口马路边,紧紧相拥好几秒钟。随后,陆鑫将北京行唯一带回的礼物——国旗,递到新娘的手心。


为不耽搁时间,陆鑫被新娘安排到停车点旁的公厕里换装。12点12分,陆鑫拉着新娘坐上根本算不上婚车的“婚车”,一路向酒店奔去。


11时13分


“要是买到前一班动车就好了”


陆鑫下飞机后,他抵达重庆北站候车厅的时间是10点20分左右。此时,距离D2264列车开车还有53分钟时间,一夜未休息的他还是坐不住。


在这班列车之前,D2208次列车也到丰都,发车时间是10点32分。一般情况下,发车前5分钟停止检票,眼看还有20分钟时间,他想改签提前出发。


“改签不到!没得票!”陆鑫发微信告诉记者,“要是买到前一班车就好了,能多出41分钟时间。”


陶霜为陆鑫定回丰都的动车票时,她反复盘算过机场到重庆北的时间。为完全避免假期堵车,最有胜算的办法就是从机场乘坐10号线直达重庆北。


“机场过去要30分钟左右。”陶霜为保险起见,最终定了11时13分发车的D2264次列车。


因为国庆假期票量紧张,陶霜9月30日晚上9点多才抢到回丰都的动车票。婚礼前一天的下午,她才赶回丰都继续张罗婚礼布置。


陆鑫离开的三个多月里,陶霜一个人忙前忙后准备婚礼。


“她一肚子委屈。”陆鑫说,她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只需要我准点赶到,“赶不到的话,太对不起了她!”


如果列车不晚点,陆鑫下车跑步出站。


“三分钟一定能跑出站。”


6时50分


一夜未眠生怕错过飞机


6时50分,是陆鑫从北京起飞回重庆的时间。上飞机之前,他给陶霜发了一个消息,告诉她已经登机没有晚点和误机。


在陆鑫起飞的同一时间点,新娘陶霜在微信朋友圈晒出一条动态:“虽然延误了我们一生中最重要时刻,但为你骄傲,为你自豪。等你回来哟!”


陆鑫登机时已疲惫不堪,可他在飞机上连个盹都没打。


“心里装着事,就是睡不着。”陆鑫说,“吃了一片面包喝了点水,其他的吃不下。”


4个小时前,他才从北京一训练基地出发赶到首都机场。在机场等待的4个小时里,他累得想睡一小会儿,可他怕睡过头错过飞机。


凌晨3时25分,陆鑫在微信朋友圈中说:参加完这场盛宴,接着还有下一场,国庆快乐!


0时0分


参加完一场盛宴又迎下一场


正如陆鑫所说的,参加完一场盛宴,接着还有下一场。陆鑫的人生中又一个幸福时刻,从10月2日0时登上回基地的车开始。


他的上一场盛宴,就是前一晚在天安门前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联欢活动”现场表演鲤鱼灯。当晚的联欢活动21时30分结束,之后走路4公里左右,在第二天到来前登车。


因天安门距基地有60多公里,直到10月2日凌晨1点24分,陆鑫才赶回基地。简单洗漱和打理之后,他又马不停蹄赶往首都机场,回重庆丰都与新娘举行婚礼。


因时间紧张,为省下旅途中取行李的时间,他将行李托付给稍晚回程的朋友。


三个月备训


推迟婚期7天放弃度蜜月


27岁的陆鑫是湖北十堰人,是重庆大足宝兴镇中心小学体育老师。


在到北京之前,他只是见过鲤鱼灯表演,但从未上场舞过。他和鲤鱼灯结缘是在今年的6月21日。


“增补进鲤鱼灯队伍,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联欢活动,马上参加训练。”陆鑫告诉记者,在征求他的意见之前,婚期已经订在9月25日。“酒店、婚庆公司都订好了。”


陆鑫要做出选择。


“第一时间,还是有点想推掉。后来觉得机会很难得,婚礼可以推后,这样的机会也许再也碰不到了。”陆鑫说。


在经过一阵挣扎之后,陆鑫打电话给妻子,提出推迟婚期。


“因为要保密,还不能给她明说,只能说这个事情比较重要,要求比较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


婚礼推迟,而且还不让知道原因,陶霜说自己很委屈。不过,在家人的劝说下,陶霜还是答应推迟。


陆鑫当天上午9点获知可能要去北京,直到下午4点才最终定下来。陆鑫说,现在回想起来,这7个小时“有点漫长”。


陶霜是重庆主城区一所公立医院的医务工作者,一周只有一天时间休息。决定推迟婚期之后,陶霜又要回丰都选择酒店。


“酒店订满了。”陶霜说,“加上要迁就两个人的时间,只能订到2号这一天。”


就这样,两人的婚期被推迟到10月2日。


陶霜回丰都选酒店,当天又赶回重庆主城。婚礼上的一切,几乎都是她一个人提前安排,忙不过来的时候心里就烦躁。


“在准备的过程中,两人大吵过一次。”陆鑫说,“现在想想特别对不住她,不应该和她大吵。”


更让陆鑫内疚的是,两人订好8月出国旅行度蜜月,但那时他却在北京集训。


“教师没年假,演出回重庆后也没办法带她蜜月。”陆鑫说,最后她当了“电灯泡”,陪着妹妹一起出去度蜜月。


因为时间匆忙,两人的婚礼仪式简单。“欠下一场完美婚礼,余生好好守护陶霜。”陆鑫说。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郭发祥 罗薛梅 蒋艳 摄影 刘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